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申时行《赐闲堂集》里记录的高拱张居正BE过程

    始,新郑再起,与江陵比,事无巨细必相与商榷。江陵有所荐引,无不如志。而新郑之门生幕客,殷勤杯酒间以私干请者,皆不得人,则思所以间之。

(括号里是我随意写的粗略翻译。高拱起复以后,开始和张居正关系很好,事无巨细都和张居正商量。张居正推荐的人,高拱都用。这样,高拱自己门生幕客的上位机会就少了,门生幕客就想离间他们两人)

     一日,新郑问诸门生: “外间云何?皆对日:“师虽秉铨部,实江陵为政,江陵所荐拔皆引为已功,外人知江陵不知师也。”新郑乃渐疏江陵,事皆专决,不复有所咨问。而江陵亦自疑。诸为间者,益复以蜚语相煽,两家遂为水火。

    (门生们对高拱挑拨成功。高张关系破裂。)

    辛未(隆庆四年)今上在东宫,议以明春出阁讲学,时余(申时行自称)与王少保元驭(王锡爵)为左右中允,新郑皆题升谕德,以余为穆宗日讲官,而元驭掌南院,去东宫讲读,校书悉以门生充补。江陵数举以语人日:‘两中允见为宫僚不用,而用其私人者何也?”新郑为之愧悔,而恨江陵益深。

    (因为申时行王锡爵的任用,两人关系更恶化……这段我大致理解是申王被提拔以后,空出的原职位他们推荐了继任者,但是高拱没有用他们推荐的人,用了自己门人?然后张居正问高拱为什么不用申王推荐的人?高拱面对质问羞愧,更加恨张居正...不知我这么理解对不对?)

    然新郑方操权据位,所为耳目爪牙,用者率非端人,故时望咸属江陵。两家客百方居间,终莫能解也。

    (申时行吐槽高拱用的人都不是端正人,所以大家都偏向张居正)

—————

      ps:因为申时行是张居正的学生所以也许带有滤镜,作为参考。不过申时行文风真是柔和,就算叙述这种互撕的事情都是不紧不慢。

评论(17)

热度(7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