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看了某些记载对徐高张的攻受倾向产生新认识

   首先是徐阶,《玉光剑气集》“豪爽”卷,里面的徐老师年轻时和毛伯温(朕与先生解战袍那位)相遇,饭量酒量惊人。以前我觉得“苔痕上阶绿”all阶,这么一想短小白皙,敢于对张璁说“我从未依附你”的徐阶其实很攻?

   【徐文贞督学江西,道遇毛尚书伯温,过其舟,毛曰:“君得无饥否?”呼侍者捧大盘四,其二炙鹅,皆大脔,二盛馒头,大如盌,各五十许。不置箸,以手掇之,银碗二,注酒,长醊大嚼,旁若无人。时文贞年少,勇于酒。互举无算,欢然而别,日:“公大器也。”】


    然后是高拱张居正。通常认为是高张,但樊树志《晚明史》里面高拱被驱逐时,太岳讲话好苏——“你到底只是如此。”而高拱好像怨女遇到渣男负心郎,拼命吐槽挖苦太岳,最后还是从了。

    原文如下:

    第二天一早,高拱赶去辞朝。张居正对他说:我为你向皇上乞恩,请你驰驿行。张居正的意思是让高拱体面地离京回乡,高拱却不领情,一口回绝:走就走,何必驰驿行?还顺便挖苦一句:你不必如此,难道不怕“党护负国”圣旨再次下达吗?张居正尴尬地应了一句:你到底只是如此。


    因为没有享受驰驿行,高拱出京途中十分狼狈,拱出京途中十分狼狈,厂卫的缇骑兵丁踉跄逼逐,所带行李囊筐被抢夺一空,随行的奴婢仆人带了盘缠四散逃亡。出都门二十余里,高拱一行途径良乡真空寺,见到一名小吏手持文书进入寺中,原来是张居正派何文书送来“驰驿行”的勘合。


     高拱仍然耿耿于怀,他始终认为自己的下台是张、冯串通一气的阴谋,请求恩准驰驿行是做给别人看的手腕。他那傲视一切的习性压抑不住地流露出来,对着文书讽刺张居正,“欲上本救我,则上本救我;欲言党护负国,则言党护负国;欲乞驰驿,则乞驰驿;欲准驰驿,则准驰驿”。


    高拱负气不愿“驰驿行”,送行的亲朋故友再三相劝,他也思忖:虽是张居正的安排,但既称君命,安敢不受!乘势下台阶,放弃骡车,改为“驰驿行”。






评论(21)

热度(22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