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在李维桢文集里找到了他和太岳的糖,好快乐

  感谢  @榕江听琴 分享的宝藏资料。

  李维桢文集里有一篇《张文忠集序》,打开发现是张璁(意料之中),但是不要放弃,读下去。李维桢开头写了一小段张璁,然后主要篇幅忽然开始说,张江陵和张璁都姓张,都是元辅,谥号一样都是文忠,都是“相少主”,都“锐意任事”,都为众人诽谤,很久以后才“名乃彰,以危身奉上称忠”。 

  然后李维桢说江陵谥号被夺,家产籍没,最近沈鲤给他文集写序言,竟然有人因此攻击沈鲤(李维桢语气渐渐激动),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人情薄,比嘉靖时差远了,张江陵“执坚定,怨谤不避”,这些人毫无人性,“尚不如白面书生黄口小儿”!讲完这一大段话,李维桢来了一句“我今天借给张璁写序言的机会发表这些个人想法”,作为结束语。

  【背景】:介绍一下李维桢。隆庆二年进士,21岁,选翰林院庶吉士,太岳很看重他。但是他爱好欢快八卦,因为八卦张首辅的家事,万历二年被张首辅赶出翰林院,外放出京城。万历十年开始有人追论张首辅,李维桢上疏为张首辅鸣不平,得罪了万历,此后几十年仕途坎坷。但是没关系,李维桢性情开阔,结交了很多朋友,游遍各地,写了很多文,一生非常开心。

评论(14)

热度(105)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