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张同敞】衣冠不改生前制,姓字空留死后思

    “张同敞,别号别山,湖广江陵人,故大学士居正之曾孙也。少超隽,尚忠义。为诸生,有文名。工诗歌,悲壮开朗,不为近今之调。善行草及八分书。”——王夫之《永历实录》

    以前只知道张同敞忠烈不屈,没想到还有颜值高的人设。《永历实录》二十六卷极少写人物外貌和气质,唯独张同敞传里面写了“同敞姿干清伟,目灼灼光出睫外,言笑轩爽,文笔遒劲。”


    在王夫之的记载里,张同敞是个心高气直的人。

   “崇祯三年,上方崇综核,追录居正功,复其荫。同敞意在科举,迟回未就......中朝典物沦没,惟同敞牙牌独存,乃为庋阁悬奉之,每旦必鞠躬修敬焉。”

     “同敞至性过人,局度恢廓,每鼓厉诸将,辄流涕被面,诸将翕然钦感之....尽瘁行间,身无余衣,厨无兼肉,尤为诸武人所重。"

     "会梧州诏狱起,同敞疏言:'朝廷方在危迫,不宜用北寺狱拷掠言官。'王化澄怒,拟旨答云:'诏狱廷杖,祖宗旧制。尔独不念尔祖居正之杖邹元标乎?'同敞大恚,以辱诋其祖,抗疏伸理,尤为化澄所恨。"

    "元晔者,故大学士慎行之孙,昏耄猥墨,尤为物论所不齿。"(忽然出现于慎行)


    以下是脾气暴躁的高光时刻

    有德进兵,薄桂林,同敞单骑麾兵,兵皆骛散不听。同敞驰入城,见瞿式耜曰:“同敞不死于阵者,为不欲暧昧自毙耳。愿与先生同死城中。”式耜起,执其手曰:“吾固死此,正待君尔。”乃秉烛行酒,各赋绝命诗。

    黎明起,与式耜沐栉整冠服,坐署中。从者皆散。清兵入,被执,见有德。同敞目戟手向有德曰:“麾下从毛将军起海上,受朝廷恩命,官三品。今国且垂亡,吾以麾下为久死矣,而尚存耶?或者吾殆见鬼乎!”有德大怒,命壮士曳之仆地,捶之,折一臂,一目突出。

    同敞大呼曰:“叛国贼,速杀我!国士不可辱也!”有德知不可屈,命曳之出,与式耜同系。

    有德遣降吏彭而述、王三元来劝降,式耜言:“四世受国恩,为朝廷大臣,但祈一死,必无降义!”同敞曰:“先生奈何以此与戴犬豕头人语,迅雷岂为蛰虫设耶!”

    居旬日,有德复召之。入,置酒与饮,肴肉置地,铺毡命坐。同敞植立不揖,以足蹴肉倾之,曰:“此犬豕食,何污吾目!”有德令置绳床食案,同敞不肯就坐,曰:“囚首短衣,岂饮食时耶!”有德命取巾衫与之,同敞正冠整襟,向有德揖称谢。有德曰:“汝固不揖我,而今何揖也?”同敞曰:“麾下惠我以冠服,我将服之以死,上见先皇帝于在天,下见先人于九原。麾下真善我死者,吾知己也,故揖谢。”

    明日,遂遇害。桂林不见雪者十五年矣,同敞临刑之日,雪霰杂下,林岫皆白,雷电交作。


  

    我要变成老张家的祖传粉了。立个FLAG明年去桂林给张同敞扫墓。他的墓现在也很破败了,地图标记是今年有个小伙伴实地去找到标记的,还拍了照片。

null
null

       弥月悲歌待此时,成仁取义有天知。

       衣冠不改生前制,姓字空留死后思。 

       破碎山河休葬骨,颠连君父未舒眉。

       魂兮莫指归乡路,直往诸陵拜旧碑。

                 ——张同敞 南明永历四年《自决诗》


评论(16)

热度(10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