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

【史料】张四维在万历十一年--十二年写给张居正儿子/亲家的几封信

     就是张居正抄家前后那几封信,摘录全文,并改成简体字。

    《复张公子》

    使至,辱札示数折,览之刺心。事之始末,据来札则诸友已悉谙矣,缘冯奄横肆,圣怒积久而发,赫不可遏。惟以平日交契绸缪,迁怒尊翁,谓为同罪。

    仆于时若堕汤火,以去就争之,寝食具废者数日,幸得从宽,真不异回天也已。

    而呶呶者不息,乃使诸友无端被抑,仆疚心特甚。其异时罪斥诸人,往往摭拾无根,若刘若陈,源源不已。

    仆心力具竭,幸圣心渐解,以后必无意外可虞,希诸友善奉老伯母,无过忧也。

    风俗薄恶,不特今日。楚中更冀诸友明达善处之,以纾此厄会也。谢恩疏当上,此时尚非宜,须暂缓之,俟举殡后未晚耳。

    仆自十二月得羸疾,近今未复,岳翁碑铭又不欲托人代笔,俟稍健当具稿报命。来使即遣旋,百尔填胸,非笔楮可尽也。

   【这封根据内容推断是写在万历十一年,张居正去世后,四维丁忧前。当时风向已经不利了,张居正的儿子被削职为民,在老家写信给内阁首辅四维问情况。四维说万历是因为冯保迁怒张居正的,幸亏自己极力调解,圣心渐解,以后必无意外可虞。结尾说自己身体不好,给老张写的墓志铭要以后再写。】

------以下几封根据内容推断是万历十二年抄家之后,张居正的儿女亲家王篆写信谴责四维,四维辩解。第一封信语气比较谦和,可能王篆不信,第二封信忽然变得攻了起来 (于是我又对四维回粉了),然后王篆就怂了,四维第三封信安抚拉拢他。  

    《复王少方》

    盛使赍教至,披阅再三,忾叹无已。孤与公相知,可谓表里洞达,乃事变参差,难尽如人意。门下宏识通览,综于古今之故,夫岂不审此而何疑孤之深耶?

    孤曩叨佐铨,原未有宿昔,一见公,知其不凡,委心特至,乃相与之久,前后荷携持保护,剧于骨肉,又岂谗言所能间耶?

    孤知公信公,念孱暗当柄,方倚明贤自助,此心鬼神鉴之。

    凶奄为群小所訹,几为国大害。天计既加,党奸尽伏,公不幸与之有相厚之迹,遂为世所不谅。

    孤时疚心竭虑,欲周旋而曲全之,顾力不足耳,岂有它也。

    未几,孤以积罪延亲,奔伏草士,归途病痈几死,抵家而继母、季弟相继不禄,尫毁余息,惫不可任,不复与人间事矣!

    兹承深教,念昨事浑如梦中,不足复置喙,缘公望孤之深,若谓孤有嫌于公者,故忍死覼缕言之,亦欲公之知我心耳,惟大雅究详始,而原亮之。不尽,不尽。

【开头说回忆自己和王篆的知己之情,又甩锅给冯保,说自己是在其中周旋想保全老张家。接着撇清自己不久就丁忧回家,还得了病,继母和弟弟又相继死了,没空搞事情的。希望王篆相信他的清白。

   PS:这几封信里面四维因为父亲新丧,自称“孤”,“孤”在这里意思就是指父亲新丧。看到有些地方说张居正生前在信里自称“孤”,说明他有不臣之心,顺便澄清。他那些信也是父亲新丧的时候写的,一个意思。


    《又》

    孤在词馆,叨岳老知己之雅,不让古人。后遭多事,赖公周旋,卒步后武。

    原公与岳老之意,盖谬以孤为可同心僇力于国家耳,岂有私也?孤之感切心骨者,亦以一念朴愚为明贤所取,故益硁硁自信自保,恐晚节不终,为知己玷。

    乃岳老当柄久,不似前时小心畏慎,孤私忧之,密有规讽,时亦见听,然积不相悦矣。奸人窥之,遂横生枝节,多方毁诋,赖公每事明其不然,遂全终始。

    然孤非欲自异,乃欲相成,顾岳老不察耳!使岳老信孤如前时,凡事相订确求当如前时,则伊周事业可冀,安有后来纷纷者?

    惟其末年猜忌太甚,而中外争为谀悦,遂以交欢巨珰为安身至计,使圣主蓄忿于上,四海人心积怨于下,自古迄今,未有专恣若此而以善终者也。

    岳老既没,法当改弦易辙,以收拾人心,消释怨情,乃公所云数辈者,欲挟巨珰,不失岳老存日之声势,以致众怒滋炎,鬼神不佑。

    凶奄及诸自作孽者不足恤,而岳老与公至为世所指目,良可痛恨。

    公子之事,孤曾力为上明其不然,而上怒岳老,深不可解,此申、余二公所明知者,可一问也。夫孤不能保全相知于震荡中,信为有罪,乃此心之苦则至极而不能语人者。

    即如申、余二公,皆与公同年至厚,今若能洗雪公,牵复还列,则孤真万古不义人矣。若二公不能也,则时议可知而孤心亦可白矣。

    孤奔归,患毒痈,虽不死,形神耗甚,勉强襄先人大事,将结庐墓侧为终焉计,不复与人事,异日心迹必为公所皙,今虽累万言无益也。晋、楚寥阔,何敢远烦玉趾,然盛意则心感,又承谕堪舆云云,荷倦倦相念谊良无极也。引笔叙心事,不觉刺刺,无绪无文,惟门下鉴之。

【四维开始说张居正当柄久,不似前时小心畏慎,四维经常劝告他,结果两个人有了矛盾,如果张居正当时听他劝,就会有好下场。并且批判张居正“自古迄今,未有专恣若此而以善终者也”,现在“法当改弦易辙”。然后四维很霸气说我跟万历说过要保全他儿子,万历不听,不信你去问申时行,余有丁,看我有没有骗你!申时行余有丁不是跟你同年,交情好得很吗?你去求他们,要是他们能救你,我就承认我是小人。他们都没法救你,你非盯着我做什么?怼得好)

后面一段又说自己都快要病死了,恨不得就住在坟头等着死了。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我哪怕跟你说一万句你也不信我。山西到湖北这么远,就不劳烦你再写信来了。我这封信胡言乱语,你不要气……

根据下一封信来看,四维发怒以后,王篆怂了】


    《又》

    前盛使既发,孤惘惘不自释者累日,知已始终,情与事相左,不尽其词,则其事理弗明,第急于自解,颇涉激戆,方以获戾焉惧

    兹承札谕,乃豁然开示中诚,即千里与对面不异。在《易·同人》之“离”,“先号眺而后笑”,先里以“同心”释之,信有旨也。

    其所示往事云云,有难言者。若言“见几则义不可去,若存形迹则为工于自谋而事师也不忠”,盖公之所处极难矣。

    当岳老末年,雄猜多忌,孤常恐因孤累公,矧其他耶?

    第来教所谓“屡谏弗听”,则人所不知,故迄今不能相亮耳。自庚辰抱疾,遂成积衰,久拟引疾,缘岳老在恙,虑生疑谤。不意迁延二年,岳老竟不起,而孤又求去不得,力小任重,震撼焦劳,继以先君大故,今仅能不死耳,余日几何,安能复理人家国事!

    晋、楚道远,不烦岁勤使命,但使吾辈相知初心彼此皎然,岂惟非远近可隔,即生死两无憾也。据翰裁答,不觉辄复刺刺,亦以自后致竿牍难耳。不尽,不尽。

【四维面对认怂的王篆,安抚他,说我上次的信急着解释太激动了,你不要生气。然后引经据典用易经来表示我们还是好朋友。张居正以前很爱猜忌,和我关系不好,我那时经常担忧因为我连累了你(王篆这是反水了吗23333)……然后四维说其实我早就不想在脾气很大的张居正手下做事了,因为怕他疑心我,只好不辞职,熬着。现在我病成这样,也快不行了。结尾继续安抚王篆,说我们相知初心,生死无憾。】

资料来源: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出版的横繁标点版《张四维集》。四维都有这种横排标点文集,杨博也有。而张居正徐阶申时行都没有,害得大家只好去看竖排繁体无标点版,这是怎么了?这书厚厚三本,吸引我花了近三百元购买的原因是书的介绍“张四维在书信里倾诉了在张居正手下做事的无奈”,嗅到八卦的气息)



评论(29)

热度(5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