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8)白岳,你不能当鸽子精

    白岳抖抖索索向那个脾气暴躁的卖酒老板看去,老板提着刀,朝他越走越近。忽然,白岳眼前一亮,期待地看向我:“秋千,你不是会武功吗?你能保护我吗?”

  我不想让他抱太多希望,坦白告诉他:“其实我的武功并不好,比你的诗文好不了多少。”

  白岳听了更惊慌失措。


  我提醒他:“三十六计走为上,你个子高,腿长,跑得快,还不快跑。”

  白岳如梦初醒,抬腿就想跑。


  过子维旁听了我们的对话,这时,他忽然上前,拉住白岳,假笑道:“白翰林,何必着急呢,老板未必是冲着你来的。就算是冲着你来,晚生有钱,可以帮你摆平。”

  我心里大呼过子维好阴险,他这肯定是让白岳丧失警惕,不要逃走的计谋。我想提醒白岳不要上当,但是子维紧紧拉住他的胳膊,一副绝不让他离开的架势。


  怎么办,怎么办?

  我环视四周,鉴云刚好去驿站里面安顿行李,我没有帮手。难道未来的首辅白岳今天命丧于此吗?


  我无奈决定静观其变,看看卖酒的老板想做什么,实在不行,我只能不顾自己拙劣的武功出手。


  我们看着老板一步步走进,过子维紧紧拉住白岳不放,白岳的表情紧绷。

  老板靠近我们,径直对着白岳说:“白翰林,别来无恙?”

  白岳强作镇定回答他:“还好,我最近发了点财,收了个有钱学生”。他伸手指着过子维,又说:“老板,你别冲动,欠你的钱,我会连本带息还的。你能把刀放下吗?”


  老板大怒,喝道:“白翰林,谁要你的酒钱了!你太看不起我了,我就这点追求吗?你长得这么好,请你喝酒,我心甘情愿!”

  “那你是要什么?”白岳疑惑道。

  “老板,你说他长得好,是看上他的人了吗?”我插嘴问。


  “倒也不是”,老板摇头道,“是这样,他请假离开翰林院一去几年,他请假前,答应内阁的严阁老,徐阁老,每年要代他们写一百篇贺表寄给他们。他还收了严阁老和徐阁老的银子。”

  “啊……这”,白岳大惊恐,没想到老板提起这。


  “然后呢?”我问老板,“有话好好说,什么都好商量。”

  “结果他收了钱,满口答应,结果到现在还欠了两百多篇贺表没按期交呢!严阁老,徐阁老的手下到处追索他催稿,打听到他为了逃避,从老家湖广逃到北方。所以特意让各个驿站留意他,今天,他终于自投罗网了!”老板激动地说,“这样没有信誉的跑单鸽子精,简直是我们生意人的耻辱!”


  子维看到暴怒的老板,大呼:“不好了不好了,要杀人了,不能连累我这个正人君子啊!刀剑不长眼,我要离远一点,免得被误伤!”

  子维一边喊,一边放开白岳逃走了,比兔子还利索。


  “白岳,他说的都是真的吗?”完了,完了,白岳在我心中形象崩塌,我不甘心问道。

  “唔……大概是真的吧”,白岳支支吾吾,嗫嚅再三。

  “你怎么能这样?”我听完老板的控诉,也很气愤。


  白岳低头,然后抬起头,脸一红,格外软萌地说:“是我负心了,我也不敢为自己辩解。只希望严阁老、徐阁老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将功补过。我发誓,如果我再负心,我有七个儿子,老天会让他们同一天死掉。”

  老板显然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放下了刀,踱步到不远处的柳树下,思考起来。


  什么?白岳这么年轻,竟然有七个儿子吗?

  我小声问白岳,白岳小声对我说:“并没有,所以我才这么大胆发誓。因为我没有七个儿子。”

      我的天,这人全方位没有男德。


评论(29)

热度(6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