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7)白岳他乡遇债主

 鉴云神秘跟我说着白岳才是未来的权势滔天的首辅,不是子维。我边听边频频点头。倒不是我未卜先知,或者我也记起了几百年后的历史书,实在是因为——

 我第一眼就觉得白岳才是我想象中首辅的样子。虽然我没见过任何一个首辅,甚至连县太爷都没见过,但是白岳那玉树临风的身姿,那卓尔不群的气度,那无与伦比的美貌,还有厚颜无耻的脸皮,能言善辩的口才……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我心目中的权势滔天首辅太符合了!

  虽然白岳没钱,一路靠着鉴云和子维吃喝玩乐,但鉴云和子维在他身边,就像他的随从跟班。

  

  反观过子维,以前我觉得他长得还不错,但凡事就怕对比。自从白岳出场以后,过子维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獐头鼠目,气质阴险,哪有半分首辅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土财主。

  

  我欣然点头,对鉴云说:“你说得对,我也觉得我们应该期望白岳成为首辅。” 

  话刚说完,船剧烈颠簸了一下,风浪还是那么大。

  

  我提议:“那么,现在我们就不能把白岳扔下船了,我们把过子维扔下去吧。他晕过去了,没法反对。” 

  鉴云却说:“秋千,没有大事不能随便杀生。我刚才已经解释过暴风雨的成因,我们这里是北方,又是冬天,我担保这暴风雨持续不了多久的,很快就会平息。”

  

  我大为感叹,鉴云太善良了,我为自己提出这种提议而羞愧。

  

  鉴云又说:“而且他给我的八千两银票上面有他的亲笔画押。如果他死了,我不确定钱庄会不会给我兑付。”  

  原来如此。

  

  鉴云判断得没错。我们坚持了一炷香时间,雨渐渐小了,水面风平浪静。 

  子维缓缓苏醒,对子象恶语相向。两人又吵了起来。

 

 

  我们继续往前行船,自从认定了白岳才是未来首辅,我和鉴云冷眼旁观,越发觉得判断正确。  

  太妙了,而且白岳现在又穷又年轻,这是拉拢他的绝佳时段。

  

  没人的时候,鉴云悄悄跟我商量怎么拉拢白岳。 

  “秋千,白岳虽然跟我关系不错,但我们只是兄弟情。” 

  “什么?啥兄弟情能让他从你房间柜子走出来?你不要骗我。”

  

  鉴云尴尬一笑:“总之我和他没什么啦。秋千,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姑娘家,他肯定喜欢你,你可以……” 

  我白了鉴云一眼,他不再往下说。

  

  这几天,我们继续悄悄讨论怎么拉拢白岳,已经无人理睬过子维,他和子象两人抱团取暖,子维想到子象浪费了他八千两银子,还把他打晕过去,气不打一处来,兄弟两每天吵架。

  我和鉴云,白岳三个人假意相劝,实则看热闹。

  

  那天,我们下船登岸,到了驿站,准备歇息以后继续南下。 

  忽然,白岳脸色变了,失去了平时的镇定,大为惊恐,手都开始颤抖。

  

  “白岳,你怎么了?”我关心地问。 

  “这……这就是以前我和我一位同乡兄弟一起喝酒的驿站,我们当时都没有带钱,只好赊账。几年来,我都没有还钱,以为不会再到这里了,就赖账了。没想到今天又回到这里,而且冤家路窄,我发现那个卖酒的老板已经认出我了,怎么办,怎么办?钱是好说,鉴云肯定会帮我还的,但这老板是个气性大的人,他会揭穿我赖账吗?”

  

  我顺着白岳的眼神朝前看,果然一个面色通红,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买酒老板,拿着一把刀朝白岳走来。


评论(9)

热度(4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