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3)用对家的钱,追我的爱豆

    我在高冷的白岳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怏怏不乐。如果是过子维,我肯定已经和他针锋相对。但我刚想反唇相讥,抬头看一眼白岳,还是被他出众的颜值打动了。在雪光和月色辉映下,他看起来冰姿玉貌,让这个旅途中的小村落变得像卷水墨画。

    我悟了,与其对着相貌平平而富有的过子维,听他唠嗑,我宁可听贫穷的帅哥白翰林冷言冷语,哪怕他甚至没钱住客栈,只能蹭住在朋友的衣柜里。我对着这张脸,受气也快乐!


    罢了,我今天不能对白岳阴阳怪气,我要先想着怎么把他留在我们身边。等他留在我们身边走不了,我再折磨他。


    此时,黄鉴云和子象也说完话了,鉴云说:“子维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卷款潜逃了吧?走,我们一起去客栈找他。”

    于是,我们四个返回了客栈。鉴云收到了子维给他的几张银票,露出开心的微笑,顺便安排子象跟子维一起住。

    子象和子维先回了房。


    白岳还是鉴云在一起。我磨磨蹭蹭不肯离开他们,听到白岳对鉴云说:“鉴云兄,明天我就跟你分开,我回京城游玩几天,你们继续南下。”

    鉴云挽留道:“白贤弟,何不跟我多住几天?”

    白岳说:“鉴云兄,实不相瞒,你家族的事情太奇怪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既然我已经对你证明我的腰没有问题,我也无须继续跟你在一起了。京城有我很多朋友,我在家休假久了,很想他们,这次回去看看他们,顺便劝他们跟我一起休假,一起快乐。”

    鉴云苦苦挽留,白岳不为所动。

    他们也两个边说边回了房。


    这如何是好?我刚开始沉迷白岳的颜值,他就想离开我们。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立不安,忽然心生一条妙计。


    说干就干,我一路小跑,敲开子维,子象的房门。

    一进门,开朗的子象并不计较我差点毒死他,亲热地对我说:“秋千,你来得正好,子维在生闷气呢,我劝了很久,你劝劝他。”

    我问:“子维,怎么了?”

    “还不是你吗!”过子维见到我,火上浇油,“都是你提议让我帮子象还钱,浪费了我八千两银票。”


    原来如此,我劝解道:“子维,你也没什么损失呀。子象欠黄家的钱,本来就该还的。倒是我,差点毒死了子象,让你家拖延了一两个月时间还钱。这一两个月,你家用这笔钱去放高利贷,至少额外得到一些利息,不是吗?你应该感谢我帮你家拖延时间。”

    子维听完,顿时气消了:“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对啊”,我继续说,“况且你那么喜欢舅舅,就算子象是真死了,这笔钱不用还,舅舅最后还是会知道子象欠了黄家的钱,还是会生气,会影响舅舅和你的关系。”


    我说到子维对舅舅的爱,子维忽然又激动起来:“是啊!我那么喜欢舅舅,我也以为舅舅爱我!结果呢,这个白翰林忽然跑出来,长得不如我,诗文不如我,男德不如我,舅舅怎么就被他迷住了呢!”

    哈哈哈哈,我心里大笑。我正想着怎么说出我的计划,子维竟然自己抛出这个话题。


    子维嗑的是他自己和鉴云的CP,而我觉得白岳和鉴云更搭,这么说的话,子维显然是我的对家。

    只要把白岳留在我们身边,我并不介意白岳和鉴云是什么关系。


    我不慌不忙对子维说出我的计划:“子维,我有一个妙招,可以让舅舅重新喜欢你。”

    “什么妙招?”子维问。

    “舅舅不是说了吗,白岳的男德不如你,你不如跟舅舅说,你要跟着白翰林学文章,作为交换,你教白岳男德。如果你把他的男德调教好了,还担心他跟你舅舅不清不楚吗?”

    “什么?”子维陷入沉思。


    “而且这样对你还有好处。”我继续说,“这个白岳,看起来男德很差的样子,你正好用他试验你的男德理论管用不。如果你的男德理论连他都能挽救,那证明理论有用。他又是神童翰林,名气很大,你如果能挽救他,你肯定能震惊世人,成为一代男德大师。”


    “也是……”,子维自语,“但他看起来心高气傲的,怎么一定肯留下来,让我教他呢?”

    “对!”子维真聪明,问到关键问题了,我说:“很简单,金钱的力量!”


    “这话怎么说?”子维问。

    “给他钱呀!你就说你要跟他学文章,付钱给他,请他当你老师。他那么贫穷,客栈都住不起,怎么会拒绝金钱呢?“

    “太对了!太对了!秋千,你太聪明了!”子维兴奋地手舞足蹈,“我现在就去和他说!”


    子维兴冲冲出门了。

    我心里也乐开花,用对家的钱,追我的新晋爱豆,还让我的爱豆也挣到钱,三赢。太妙了,子维,没想到吧,我在第五层。


评论(23)

热度(5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