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4)我为爱豆讨薪

   子维听了我的主意,激动不已,兴冲冲连夜出门去找白岳,让他当自己的老师。没多久,他回来了。

    我和子象期待地问他:“怎么样?白岳一定答应了吧?”

   子维闷闷不乐:“我去舅舅的房间找白岳。舅舅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又是秋千闯入,又是我去搅局,他和白岳秉烛夜游太累,这回已经睡下了,我怎么拍门,都坚决不肯让我进去。”

    好事多磨,我们只能安慰子维明天一大早再说。

    子维心事重重勉强答应,我也和他们分开,回到自己房间歇下。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客栈的饭厅吃早饭,看到子维已经拉着白岳在角落里窃窃私语。我不禁驻足旁观,见他们交谈甚欢,看起来是谈妥了。

    果然,片刻以后,子维笑着离去。


    我快步走到白岳面前,开门见山问:“白翰林,过子维是想聘请你当他老师,让你教他诗文吗?”

    “对”,白岳毫不隐瞒。

    “那你不离开我们了吗?”

    “对。”

    太好了,我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于是我问起了细节:“白翰林,过子维给你多少薪水?”

    白岳说:“他说给我一年十两银子。”


    ??????

    “什么?”我被子维的无耻震惊了,“白翰林,你不觉得这太少了吗?”

    白岳说:“我也觉得少了。但他比我小不了几岁,竟然在我面前自称晚生。我觉得很受用,就接受了。”

    没想到他还有这虚荣心,不行,我不能让我的爱豆这么亏,我得劝他多要点钱:“白翰林,自称晚生值这么多钱吗?这一点不稀罕,我也可以在你面前自称晚生,你不要被这小小虚荣迷惑了。”

    没想到白岳轻轻一笑:“虚荣当然很重要。小时候,我父母给我起名白龟,我不知受了伙伴多少嘲笑。那时候,我就决定要当个虚荣的人,一辈子追逐名利。”


    “什么?”我更震惊了,“那你怎么还从翰林院请假呢?你不是要追逐名利吗?”

    “请假并不影响我追逐名利。”他说,“因为我有一个好老师,是现在的内阁大学士。虽然我请假,但只要我的老师喜欢我,我就会继续得到重用。”


    我着急了,对他说:“但是你明明可以得到更多的钱啊!你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我一溜烟跑去找鉴云。

    我来到鉴云的房门口,门虚掩着,我直接跑进去,看到他躺在被窝里。

    “咦?你怎么还不起床?”我奇怪道,这可不像文武双全的兵备道呀。

    “冬天不睡懒觉还是人吗?”他懒洋洋回答,“现在这个时代,暖气都没有,让我怎么起得来。”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直接对他说:“鉴云,我听到子维刚才劝白岳留下来跟我们结伴而行,白岳同意了。”

    “竟有这事?”鉴云狐疑地说,“为什么我昨天劝了他大半夜,他都不同意。子维一说,白岳就同意呢?莫非,他们……”

    “你不要乱想”,我怕鉴云怀疑白岳和子维勾搭上了,赶紧解释:“这都是因为钱,子维请他教自己读书,答应给他——你猜多少钱?”


    “多少钱?”鉴云追问。

    “一年十两!你说,是不是太少了?白岳是你的朋友,你能看着你名义上的外甥这么坑他?”我激动道。


    没想到鉴云比我还激动,忽然坐了起来,说:“子维真不像话。我那么喜欢白岳,他竟然……算了,不跟子维计较,反正他昨天给了我八千两银子,我等会就跟白岳说,我另外每年再给他八百两。”


    事情竟然如此顺利!我都准备大费口舌说服他,没想到完全不需要。

    鉴云想了想,还开心地笑了:“这样一对比,白岳肯定会更喜欢我了。”


    我的爱豆白岳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啊,竟要粉丝为他讨薪。

    于是,白岳跟我们继续结伴而行这事就这么定了。

评论(17)

热度(5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