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5)选择把谁扔下船呢?

 一切谈妥以后,我,鉴云,子维,子象,白岳五个人结伴而行,继续南下。白岳教子维写文章,说实在的,白岳并不是个好老师,也许是因为他天生会写文章,所以子维提出的很多困难,他都没法解答。 

  白岳不理解子维为什么不懂,子维也不理解白岳为什么天生就懂。

  我现在觉得连一年给白岳十两银子都算超值了,白岳是个误人子弟的老师。他开始满口答应十两银子的条件,大概是知道自己的教学水平。

  

  但是在男德这方面,两个人倒是相谈甚欢。子维每天孜孜不倦借着闲聊,对白岳说他的男德观,白岳也毫无反对意见,微笑不语听着。 

  鉴云在旁边说是看外甥,实际上眼神总是围绕着白岳来回打量。

  

  子象也很安分,虽然他喜欢看漂亮姐姐,但想起我差点毒死他,对我心有余悸,并不敢多说话。 

  真是美好的旅途。我扳着手指算,渡过黄河,再往前走一个多月,我们就能到传说中的江南,跟着鉴云就任兵备道,逍遥自在了。

  

  天有不测风云。那天,我们在渡河的船上,子维兴致勃勃谈着男德  

  “我相信,我,过子维,就是整个蒲州,不,就是整个山西最有男德的人!以后,等我舅舅在江南死了,我还会成为全国最有男德的人!”

  

  子维话音刚落,响起晴天霹雳,把所有人惊呆了。 

  接着暴雨扑来,打在河面,波涛如怒。我们的船在风浪里剧烈颠簸,眼看就要船毁人亡。

  

  “怎么回事!”鉴云紧紧抓住船舷。  

  “舅舅”,子维高声喊,“我觉得,我们肯定是触怒了河伯,只要我们扔一个人下去祭河神,风浪就会平息!”

  

  大家都被他的提议惊呆了,久久不能平静,只能继续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物体,免得被扔下船。 

  鉴云经历过战场,身体还行。我练过武,也还能撑得住。但子维和子象双双开始呕吐。  

  我担心地看白岳,他果然也受不住剧烈颠簸,面如死灰。

  

  “舅舅,你相信我”,子维在晕船的间隙再次请求,“我们蒲州的风俗,行船遇到狂风巨浪,只要扔一个人下河祭河伯,就能风平浪静。要不然,我们五个人都要死在这里!” 

  鉴云面色凝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接下来,该考虑,把谁扔下河好呢。 

  大家一边在暴风雨的船上像仓鼠踩滑轮一般翻滚,一边竭尽全力断断续续发表一间。

  

  作为提议的人,子维似乎天然有了优先发表意见的资格,当仁不让:“我提议把男德最差的人扔下去!” 

  话音刚落,大家心里都想到了答案。

  

  这船上,鉴云是《男诫》的指导者,男德标杆。子维写了《男诫》,新一代男德大师。我不是男人,谈不上有没有男德。子象还是少年,也看不出有没有男德。 

  那么,排除法,剩下的人选——就是白岳!

  

  我暗暗说子维这招真是阴狠,借刀杀人,既一举除掉了跟他争夺舅舅的敌人,又节省了十两银子的薪水。 

  不愧是你,子维。

  

  “你们都想到是谁了吧”,子维继续呕吐了一口,接着说,“而且我还有个理由。”

  “什么理由?”鉴云问。 

  “白岳小时候的名字不是白龟吗?既然是白龟,到了河里应该也没事吧。”子维皮笑肉不笑地说。

  

       白岳听完这番话,没什么反应。

  可恶!我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我要发挥口才的力量,让大家同意把子维扔下船。


评论(6)

热度(4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