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2)只有子维受伤的世界

 不止鉴云一个人想到欠债还钱的事,子维,子象都表情紧张尴尬。只有我和白岳,事不关己,带着幸灾乐祸看豪门内讧的心态看着他们三个。


  他们三个大眼瞪小眼良久,没人说话,我正着急,这样如何看好戏呢,白岳似乎和我有一样的心情,转头对黄鉴云提醒:“鉴云兄,虽然我是外人,不便插手你们舅甥之间的事,但——”


    “但欠债还是要还钱的!”我接上去说。

    “对”,白岳点头,又委屈地说,“鉴云兄,要不是你外甥赖账,你何至于囊中羞涩,没钱请我另住一间,只能跟你挤在一起?千错万错,都是令外甥的错。”


    没想到,白岳说到这点,怒气冲冲的黄鉴云忽然脸色缓和,甚至还不着痕迹笑了一笑。

    这时,子象也回过神,扔下棍子叩头道歉:“舅舅,我不该赌博,不该借了你家的钱还不起。我已经知错了,这几月我离家在外躲债,饥一顿饱一顿,母亲给我的盘缠我又赌博用完了,无颜回家,只好拦路抢劫为生。希望舅舅原谅我,不要逼我还钱,否则……否则我只好再去抢劫。当舅舅的,难道能眼看着外甥走上抢劫的邪路吗?”


    我被这种厚颜无耻的请求震惊了。


    但黄鉴云似乎没觉得问题,竟然往前一步,扶起子象,温言安慰:“子象,没关系的,你还年轻,才十几岁。年轻人犯错可以原谅,你不用着急,八千两银子慢慢还。”

    子象眼前一亮。


    鉴云接下去说:“你这么年轻,没钱你可以继续去抢劫,就算坐几年牢,出来继续抢劫也来得及。看你架势不错,再抢几年就能还得清我的钱了。下次要赌博,记得问杨家借钱,不要问黄家借。”

    杨家就是蒲州另一家豪门,跟他们两家也是亲戚。


    子象好像觉得很有道理,重新捡起棍子。白岳热心地对鉴云说:”这根棍子不够粗,明天我给令外甥找一根更粗的棍子当工具。”


    “且慢!”过子维按捺不住,“舅舅,你就这样怂恿子象为非作歹吗?他可是我亲弟弟呀!”


    我为他们的兄弟亲情感动。没想到子维接着说:“如果我弟弟抢劫坐牢,我的科举会受到影响!”

    鉴云说:“我知道。反正我已经考上了,我不会受影响。”


    子维急得跺脚。我给他出主意:“子维,你既然这么不想让弟弟抢劫,你们都是一家人,不如你替弟弟还这笔钱吧。”

    这几天我和子维住一起,他总是跟我悄悄炫耀他包袱里不少银票,我知道他还得起。


    我话刚说完,过子象好像抓住救命稻草,连滚带爬扑到子维面前,哭着喊“哥哥救我!”

    子维又窘迫又担心影响自己科举,只好答应了我的提议,告诉舅舅他有八千两银票,可以现在就还给舅舅,一笔勾销。

    子维垂头丧气回到房间去取银票。


    那边鉴云以长辈的威严对子象说:“你知道错了吗?”

    子象说:“我知道了,我下次如果赌博缺钱,应该向杨家借。不该向舅舅的黄家借。”

    鉴云满意颔首。


    这边,我也在对白岳没话找话地说话:“白翰林,你知道吗,我的主人过子维,前阵子写了一本男德书,他的男德很不错,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跟他一起学男德,做个冰清玉洁的男人。男人要自爱,不要半夜住到另一个男人的房间,还秉烛夜游。不跟人出去鬼混,我们能误会你出来跟踪你?管住自己的手脚,别人想黑你都没辙。”

    白岳冷冷说:“管好你自己。”

————————


文后:*今天晚上的下午提前发了,晚上不用熬夜等啦。下星期一开始改成每天晚上10点更~早睡早起。秋千要开始试图教白岳男德了

评论(17)

热度(5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