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8)奇怪的三人行?

     我和过子维在犯愁,舅舅从天而降。他从马上探身问:“子维,怎么不回家?”子维见到舅舅,非常亲切,带着我快步走到舅舅身边,聊起来。舅舅这次又是出差,顺路回来看子维。

    聊了没多久,鉴云舅舅就很自信,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

    子维当然没有告诉他,我下毒杀了过子象的事,只是告诉舅舅,我是他的丫鬟,想离开他,他追上了我,劝我回心转意,言归于好了。现在想重新把我带回家,怕母亲责怪。

   鉴云舅舅是过来人,只以为子维喜欢一个丫鬟,又腼腆,不敢跟家里说,笑:“这有什么,子维,你已经成年了,虽然没有订婚,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舅舅给你做主了,把她带回家吧,没人敢为难你。”

    舅舅还怕他不敢,随手掏了一对龙凤玉佩,给他一块,给我一块。

   好神奇的鉴云舅舅!他难道随身带着玉佩准备当月老吗?怎么掏得这么顺手?

     我非常想跟他好好解释,我不是子维喜欢的丫鬟,我也不喜欢软弱的过子维。我留在子维身边是为了谋杀他。

    但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将错就错吧,而且玉佩很漂亮,不收白不收,就当是舅舅送给我的见面礼。我愉快收下玉佩。

    子维看我收了,犹豫着收下了另一块。

    鉴云舅舅回来就遇到这件锦上添花的事,当了一回月老,心情大好,也牵过自己的马,开玩笑对过子维说:“来,我护送你和你的心上人回家。”

 

    我忽然对鉴云舅舅很有好感。

    路上,我们骑马慢慢走,鉴云舅舅问子维的母亲好不好,又问子维书读得怎么样。舅舅说话不紧不慢,仪容雅正,真好。过子维如果有舅舅的一半就好了!

    等等,我在想什么呢?我还是想想回到过家,怎么进门,怎么面对他家人的愤怒风暴吧,搞不好,还没实行我的谋杀子维计划,我就被他家人绑起来送官府了。


    这时,过子维开始缠着舅舅,让舅舅给他讲战争的事。鉴云舅舅说:“还早,你先和她多说会话吧,想想回家怎么跟你母亲说。战争的事听了多少次了,还不够?”

    过子维这才恍然,低头想起怎么跟母亲说。

 

    三个人各怀心思,一时无语,只是赶路。鉴云舅舅大概觉得过子维只是羞于和家人开口,不过是少年幼稚腼腆罢了。

    而过子维呢,大概在想,自己怎么把杀了弟弟的仇敌带回家,还要让家人接受这件事。

    我呢,不知道胡思乱想什么,决定就顺其自然,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忽然,我一激灵,想起一件非常关键的事!

    糟糕,我还没有确认这件事,万一呢?!

    过子维这猪脑子!

 

    我赶紧对舅舅说:“舅舅,等等。我有点话想单独对过子维讲。你能不能回避下?”

    鉴云舅舅过来人,见惯了小儿女心性,微微一笑,策马往前,跟我们拉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舅舅做事好妥帖,一点不让人尴尬。

 

    我赶紧拉着过子维。过子维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了。

    我压低声音:“对了,鉴云舅舅难道不知道……不知道你弟弟的事?还是他知道,但装作若无其事对我?”

    过子维想了想:“舅舅应该不知道吧。他在外面当官,这几年在沿海打仗,居无定所,又很忙。我们从不给他写信,都是他回来,我们才告诉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么,舅舅应该是还不知道。

    但他早晚会知道的。到时,他怎么看我呢?会把玉佩要回去吗?

    过子维也被我影响,忧心忡忡起来。他真矛盾,有的时候好像无所不能,比如刚才带着一群人当大哥。有的时候又这么怂,毫无主见。

    我和过子维一时茫然,心不在焉地策马赶上了舅舅。舅舅还以为我们在拌嘴,说了不少在沿海看到的有趣的事逗我们开心。

 

    终于到了家门口,子维对舅舅说:“舅舅,你送我们进去吧。”

    舅舅也有此意,跟我们一起进了家门。

 

   当我们三个一起出现,所有人看到我们都愕然,好像见了鬼。


评论(20)

热度(5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