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中秋十二时辰·卯正】沙雕连载|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40)子升包子铺

鸽了近一年的沙雕连载,以后一周两更。前文见合集。因为过于沙雕,男主用了化名表示尊敬()

【张居正中秋十二时辰活动】上一棒 @芝姬越 

————正文——————

我们几个回到京城,在郊外驿站,白岳被驿站旁边的酒馆老板抓获,提醒他欠了严阁老、徐阁老两百多篇贺表至今没写完。白岳看在老板手里四十米长刀的份上,答应让老板送他回京城(强制押他回京城换取赏金),向严阁老、徐阁老道歉,将功补过。

老板喜气洋洋备好马车,白岳收敛了心中当鸽子精而不成的沮丧,摆出仪容堂堂的样子,登上马车,架势好像是有人请他回京城当天子的老师。子维和我一起上了马车,试图继续去京城和白岳讨论男德。

至于子维的舅舅鉴云,还有弟弟子象,就此和我们分别,启程去江南经商。

 

马车走了十几里,我已经饥肠辘辘。

我对驾车的驿站老板说:“老板,我们到驿站本想吃饭的,结果……”

我指着白岳:“结果这晦气朋友竟然欠了别人的文没写,给你逮住了,害得我们到如今还饿着肚子。到目的还有多少路?我们不妨先停车吃点东西?”

老板面带犹豫。

我又指着子维:“这位朋友,家里巨富,些许饭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我们下车吃点,他说请客了。”

 

老板一听,欣然答应:“好。我也肚子饿了。本想把你们快点送到徐阁老那儿,没想到白翰林长得那么高大,我的马拉不动他,马也要歇歇。”

我:???????

白岳谦虚矜持地一笑。

子维说:“老板,还有我,我也很高大。”

 

老板说:“看,前面就是京城这几年生意火爆的子升包子铺。我们去吃饭!”

我们四个走进包子铺。

 

一进门,忽然有人高声喊:“白翰林,几年不见,别来无恙?”

白岳脸色大变,躲到我身后:“秋千,我不记得还欠了谁的文没写。如果又是债主,你这次一定要帮我。我只有一个人,不能分身去两个地方还债。”

正惊慌时,那个人穿过人群走来。白岳忽然松了口气,说:“还好,还是一家人。不是新的债主露面。”

 

子维嘀咕道:“这是谁啊?”

老板小声介绍:“这是包子铺的老板,姓徐,就是徐阁老的弟弟。他怎么今天也在?”

 

徐老板满面春风走过来,从我身后拉出白岳,和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我和子维一脸黑线,这徐老板行事大异常人。

 

接着,徐老板忽然唱起了戏。边唱,边掏出折扇拍着白岳的头,词是:“临别时多亏张老来相送~”

白岳有点愠怒,对徐老板说:“老板,我不姓张,我姓白。不要对我唱这,太不吉利了。”

徐老板呵呵一笑。

白岳涨红面皮,发作不得。

 

我小声问酒馆老板:“这是什么戏,为什么白岳说不吉利呢?”

酒馆老板告诉我:“这是京城这几年风靡的《琵琶记》的词。里面的张老活不了多久啦,很不吉利。”

我和子维看着白岳的窘态,俱是偷笑。

 

徐老板尽情任性挥洒完,朗声说:“我是松江人,跟着哥哥在京城很久,跟白翰林很熟。今天在这里遇到白翰林,真是他乡遇故知!喜事,喜事。”

子维小声说:“对白翰林来讲,是他乡遇债主。可恶,可恶。”

徐老板发言完毕,一挥手:“小二,这边四位,来四十个包子!”

 

我有点吃惊:“我们几个,吃得下四十个包子?”

徐老板说:“这算什么,我哥哥一人就能吃掉四十个包子!”


评论(45)

热度(11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