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连载|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41)高氏生草剂

我们四个吃完包子,子维腼腆地对白岳一笑。

白岳面带疑惑看着他。

子维又对他长吁短叹,叹了十几口气。

白岳终于忍不住疑惑,问:“子维,你怎么了?”

 

子维流下眼泪,说:“白翰林,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

话没说完,子维举起衣袖,捂脸大哭。

我和白岳都非常震惊,我问:“子维,难道你也是欠了谁的贺表没有写吗?不该啊,你连进士都不是,谁不长眼会让你写贺表呢?”

白岳点头,十分赞同。

 

子维忽然放下遮脸的衣袖,拉住白岳的手。白岳惊慌失措闪开:“你想做什么?”

子维大哭:“白翰林,我没有钱呀!我没法付账。我该怎么办?”

呼~

 

原来是这点小事。

白岳洒脱一笑,拍了拍子维的脑袋:“没事,子维。你的舅舅是我的兄弟,你把我当舅舅就行。区区一点钱,我有。你舅舅刚给我银子。”

说完,白岳拍出一碇银子,放到桌上。

倒是我们吓了一跳。好家伙。

 

“白……白翰林,你知道这是多少吗,这少说也要二两银子啊。我们不过是吃了四十个包子,这二两银子,可以把包子铺一天的包子都买下了。”酒馆老板说。

白岳微笑道:“这点小钱,何必锱铢必较。等我进了京城,闲来给富户们写点应酬文字,一篇就几十两银子。”

哇,没想到白岳是个隐形富豪?

 

包子铺的徐老板露出仰慕的眼神,收下了钱,又叮嘱道:“白翰林,你们别耽搁时间,往前走,天黑前就可以到城里。”

“谢谢”,白岳又问,“我好久不回京城,城里最近有什么事吗?”

徐老板收了他二两银子,自然是叮嘱伙计照顾着店里,把我们请到里间,侃侃而谈,说现在首辅还是严阁老,次辅还是他哥哥徐阁老,又说了些别的事。

 

最后,徐老板说:“对了,城里还有个趣事。”

“什么趣事?”

“今年吧,宫里说要给公主选驸马。最后选了两位,一个姓谢的,一个姓高的,都是十七八岁的美少年。”徐老板说。

 

“然后呢?”

“那个姓谢的,有个缺点,人如其名,谢顶。姓高的,个子倒是很高。大家都以为准是姓高的雀屏中选。没想到啊……是姓谢的当了驸马。”

“这是为啥?”

“听说是太后认为姓谢的老实憨厚。”

 

“那这个姓高的很失望吧?”子维懊恼地说,“早知有这事,我就早点来了。我也容貌俊秀,满腹诗书,家世不凡,又有男德。”

“倒也没见他多失望”,徐老板说,“他说他要留在国子监,发奋读书,考进士。以后当内阁大学士,比驸马强多了。你们看,好大口气。”

 

“人各有志嘛”,白岳说,“这位少年倒是个有志气的人。”

徐老板道:“可他呢,也不怎么读书,就瞎折腾。他去郊外,看到那边放羊人说今年天气不好,缺草料。他就回家捣鼓,做了个生草剂,没想到还真管用。用了这啊,本来干干净净的荒地里,到处是杂草。”

 

“这位高兄弟有趣,待我进了城,要拜会他。”白岳眼睛发亮。

“好吧,白翰林,他在国子监附近开了一家店,高氏生草剂。生意红火,你去了问问就能找到。”徐老板说。


---------------------

1,全部连载见合集

2,高阁老出场,变成了年轻的美少年

评论(10)

热度(5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