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6)原来白岳是民科

    子维提出把白岳扔下船,除了我,大家好像一致赞同。白岳却神情淡然,并无惊恐之意,仿佛置身事外。

  我心里骂着过子维果然狼心狗肺,决定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但是怎么说服大家呢?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跟子维争辩。

 

  这时,鉴云开口说话:“子维,没想到你如此荒谬。这也难怪,你没学过地理。暴风雨是因为空气中又充足的水汽,还有造成持续强烈上升的冷空气形成的,我们要走进科学,不要迷信。” 

  子维和子象都一脸茫然。 

  我却觉得似曾相似,显然,这又是鉴云穿越来之前,在几百年后学到的知识。

  

  白岳眼前一亮:“鉴云兄,你说的对,我也喜欢琢磨这些道理。” 

  奇怪,难道白岳也跟我们一样,是几百年后来的吗?

  鉴云同样有这个疑惑,问:“白岳贤弟,你琢磨过哪些?”

  “我琢磨的可多了”白岳自豪地说,“比如把全身一半黑一半白的母鸡抱在怀里可以治疗疟疾,咽口水可以治疗偏坠……”

  

  “唉”,鉴云长叹一声,隔着几个人对我高声说,“秋千,我以为他也跟我们一样穿越来的,原来并不是,他只是个民科而已。”  

  我不懂什么叫民科,其他几个人不懂什么叫穿越,都不知道鉴云说的是什么意思。  

  鉴云又说:“我最讨厌民科,这样吧,我也同意,我们就把白岳贤弟扔下河,消灭一个民科是一个。”

  

  ?

  

  情况怎么忽然越来越糟了?我急得快哭了。

  

  “鉴云,子维”,白岳忽然不慌不忙开口了,“你们说得都不错,但别忘了,我是翰林,虽然请假了,但是朝中还是有好多人记得我。你们今天把我扔下河,纸里包不住火,早晚会有人追究你们。”说完,他笃定微笑。

 

  白岳还没说完,鉴云和子维已经露出惊恐的表情。最近大家都太沙雕了,竟然忘记了这个朝代的运行规则。没错,我以前听子维说过,翰林院是最清贵的地方,翰林是天子近臣,一个翰林不明不白死在他乡,干系重大。以后追查起来,鉴云和子维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子维怯生生地说,“白翰林,是晚生一时糊涂,你不要怪罪我。”  

  白岳气定神闲颔首,不和他们计较。

  

  此时,一道闪电照亮了白岳的脸,鉴云忽然僵住,死死盯着他打量。 

  子维见到舅舅这般严肃的表情,更加不安,怕舅舅怪罪自己竟然想谋害翰林,迅速说:“舅舅,要不我们还是把子象扔下河吧。子象没有功名,而且欠你的钱已经还清了,你不会有损失的。”

  

  子维话音刚落,子象冲过去朝他胸口重重打了一拳。子象终日游荡,又当了几个月劫匪,虽然也晕船,但体力比同样晕船的子维好得多。  

  子维猝不及防,往后摔倒,头撞在船舷昏了过去。子象手忙脚乱掐他人中。

  

  白岳还是气定神闲。

  

  鉴云却大费周章在颠簸的船上挪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我想起来了,我那时历史书上有那个权势滔天的首辅的彩色画像,我上课不听,但我经常给书上的人加上眼镜。白岳就跟那个首辅长得一模一样,除了年轻一点。恐怕,他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应该教他男德,期待他成为首辅,放弃子维。”


评论(20)

热度(6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