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30)我该嗑哪对CP呢?

“另外,是这样,鉴云,子维,我刚才在柜子里小憩都听到了。”白岳忽然说。

   在柜子里小憩?明明是躲在柜子里,这人说得清新脱俗。鉴云还说他不会写诗,我怀疑他其实很会写。

    白岳接着看着过子维:“这位姑娘对你舅舅说,她压根不喜欢你,不想跟你住在一个房间。君子不强人所难,依白某看,子维既然潜修男德,就应该珍惜自己的名声,不要做让人误会的事,好男子是不会瓜田李下惹人猜忌的。”

    啊!他真是太好了,本来鉴云已经答应我明天去跟过子维说,我还担心过子维固执己见,现在,白岳帮我提出了。看来他虽然躲在柜子里,对房间里的事情却留神听得一清二楚。


    我眉开眼笑地说:“谢谢白翰林主持公道。”

    白岳矜持又不失骄傲地说:“区区小事,姑娘何足挂齿。”


    “好了好了,一场误会,不打不相识。”黄鉴云总结陈词,“今天白岳贤弟和我秉烛夜游。子维,已经亥时了,你回去安歇,不要再来打扰我和白岳。 至于秋千姑娘,既然已经提出不想跟你一起,白岳贤弟也这么认为,那我自然从善如流,子维,你现在就去让店家给秋千收拾一间屋子住。”


    “是,舅舅”,一番折腾,本以为占据道德高地,最后证明是他捕风捉影,子维气馁了,像斗败的猫一样垂着尾巴:“要给白翰林也收拾一间吗?”

    “不用”,鉴云摆手,“白岳贤弟囊中羞涩,跟我挤一挤委屈一夜就行。”


    ???

    黄家这么有钱,白翰林没钱,你黄鉴云不能请他住间房吗?

    鉴云一反常态的抠门让我暗自生气。


    白翰林也不情不愿,无奈他好像真是没钱,没钱就没有人权,只能微笑默许。


    子维不情愿地挪步,带我往外走。

    “都怪你,秋千,你闹什么闹,你说,我过子维那点对不住你?给你买首饰,救你性命,还不计较你杀了我弟弟。这样的男德典范哪里找?”到了过道上,过子维再也忍不住,连声嘟囔。


    “哎”,我压低声音提醒他,“你说,那个白翰林,跟舅舅到底什么关系?越看越不对劲。”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问题!”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过子维恍然,停止了抱怨我。

    “我回去跟踪他们,看他们秉烛夜游到底游什么!”过子维说。

    “别急别急,你先让店家给我收拾好房间,我跟你一起去!”八卦事业最重要,我立刻抛弃旧怨,和过子维化敌为友。


    “你也要去?”过子维迟疑道,“不是不让你去,只是我怕他们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一个姑娘家看到不好,脏了你眼睛。”

    “没事!我这手上都有人命的女侠,什么阵仗没见过”我满不在乎,“再说,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只怕他们没什么事,越劲爆越好!”


    ......

    不多时,我和过子维蹑手蹑脚在旅店外面,沿着雪地里的两排脚印,跟踪黄鉴云和白岳。

    雪是刚停不久,白天的脚印早就被覆盖,深更半夜踏雪出门秉烛夜游的脚印,只有他们。


    好纠结,之前一心想撮合子维和鉴云——

    一个文弱书生,一个书剑江湖。一个表面洁身自好循规蹈矩其实黑料满满,一个潇洒不羁镇定自若。


    但现在,白岳横空出世,过于炫目。白岳说不上和谁般配,谁都配不上他,但他又和谁都那么般配。


    我到底嗑哪对cp呢?

    如果是白岳和黄鉴云,cp名可以叫“云岳”或“白黄”。

    但如果是过子维和黄鉴云,那只能是“过黄”或者“黄过”。

    不论如何都不好听啊!

    所以我忽然决定改嗑白岳和黄鉴云。

    抛弃过子维。

    白岳一出,谁与争锋!


    可怜的过子维哪知道我已经想了这么多,还兴致勃勃跟我一起去看他们秉烛夜游到底在游什么。

    .......

    跟着脚印走到村口,隔着一段路,就听到黄鉴云和白岳的洋溢快乐的欢声笑语……

    我和过子维激动万分。

    好家伙!好家伙!

    “白岳贤弟,没想到,我这晋人冬天不怕冷,你这楚人竟然也不怕!这种天不穿衣服也活动得这么有劲,坚持时间也这样长,不枉我黄鉴云和你秉烛夜游!”

    风里飘来黄鉴云豪爽的笑声……

    我和过子维也风中凌乱了……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