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13)我有一壶酒~

    “对!”说到有人黑他们“北人粗读书”,子维义愤填膺,“可不是嘛!就说我,我已经是蒲州头号才子,可是上次有一个姑苏秀才来,和我联诗,把我贬得一文不值,说我写的全是陈词滥调。”

     “竟然有这种事?”我故作惊讶,推波助澜。

    “没错!”子维彻底激动了,高声说,“他们还成立了一个文会,计划一共七个人,叫七子喜鹊会。本来他们那时把一个人开除出了七子,空余一个名额,我很想加入,可那个姑苏秀才硬是不让我加入,说我不配,他看不上我。”

    “太过分了!子维,你除了皮肤没苏州人白皙,别的哪点不如他们?”我故意一惊一乍。

   “是啊!是啊!可恨也!可恨也!”子维捶胸顿足开始叠词,“我还提出送给那个姑苏秀才八百两银子,买一个名额,他都拒绝了!这个穷措大,假清高什么!”

    我循循善诱:“那么,子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感觉男德这个话题很适合你著书立说,你不如从现在开始写吧。”

    “嗯。”过子维下定决心。


    诶?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怎会如此?

    不过,好像也不错——因为子维似乎并没有什么男德,至少是没有实际体会。而鉴云舅舅据说夫妻恩爱,很有男德,可以当子维的顾问。

    妙啊!这样子维要写《男诫》,就必须经常请教舅舅。他们可以有更多的切磋机会,日久生情。

    真是歪打正着。我愉快地在心里跳起了舞。


    过子维很有钱,但姑苏人说他没有文才。所以,他对于能出名的事情,一向非常热衷。

    他展现出难得一见的行动力,摩拳擦掌,开始计划怎么写《男诫》。

    可惜,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因为没有实际体会,提笔写了几句大道理,就文思枯竭。

    我趁机提议他可以请教鉴云舅舅,舅舅见多识广,可以提供一些实际例子。

    过子维从善如流,欣然采纳我的意见。


    这阵子,子维的母亲也非常奇怪。她总是假装漠不关心,也再不提起那个死去的幼子,实则却鬼鬼祟祟盯着我。

    有一次,子维的母亲还一反常态,喊我过去见她,给我一壶酒,让我带回去给过子维,陪他喝个痛快。

    我非常惊恐,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按照我看戏本的经验,酒里大概加了点奇怪的东西。

    怎么巧妙地躲开呢?

    我灵机一动,对过子维说:“子维,我既然能在点心里下毒,毒死你的弟弟,这酒是我拿过来的,你不怕我在里面下毒毒死你吗?”

    “不怕,我不是本来就让你留在我身边计划怎么杀我吗?”过子维面无表情地说。

    ????????

    过子维还引经据典起来,跟我说起三国有个叫陆抗的人,和一个叫羊祜的人,属于不同国家,但是陆抗每次送酒给羊祜,羊祜都放心饮用,从不怀疑。

    “对待别人要相信,不能经常怀疑。”过子维说。


    “啊,但是,你的《男诫》才写了一点,你不能留下坑啊!你还是谨慎一点,不要冒险,万一我给你酒里真下了毒呢?你至少要写完再死吧!”我提醒他。

    一语惊醒梦中人。过子维从代入三国的梦幻里醒来,决定小心谨慎,放弃喝这壶酒。

    所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酒到底有没有加什么奇怪东西。

    只听他母亲的丫鬟八卦,说他母亲有次悄悄请了个医生来问,问过子维至今不近女色,到底是品行高尚,还是因为他没有这个能力?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