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

【沙雕文】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6)奇怪的剧情进展

    过子维不知道我的内心戏如此丰富。此时的过子维,在我眼里变成了猎物,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他忽然看我一眼。我以为我暴露了,准备狗急跳墙,现在就绑架他。

    过子维却气急败坏:“这里是渡口,一天两班船。你在这里等着吧!走!过河!走得越远越好!下次让我看到你,定不饶你性命!”

    说着,他扔下一个包袱到我面前,沉甸甸的:“里面有银两,铜钱和吃的,够你路上用了。”


    我懵了,这和我想象的剧情不一样啊。

    我呆呆看着过子维……

    他不和我多啰嗦,上马对大家说:“走!”

    一群人跟着他骑马慢慢离去。


    我想,我是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走到黄河边,等着渡船。河水有神奇的魔力,蒲津渡三个字很美。

    我把包袱放在河边,纵身一跃。


    ……

    冷风吹了我一个激灵,我想我应该在水底,看到荇藻,游鱼。可这是黄河,不会有这些,只有河沙。

    朦胧睁开眼,我却又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过子维气急败坏问我:“你为什么要跳河?我让你走,给你钱了,你还不知足?还想搞个大事情来讹诈我?”

    我坦白地说:“打小就有人告诉我,我活着就是为了杀了你。你让我走,不能再回来,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没有了目标,那还不如死了。”

    过子维愕然。我定睛一看,发现他也跟我一样全身衣服湿透,黏在身上。

    难道是他跳下河救了我?

    他想了想说:“那这样吧,我让你留在我身边,你继续想着怎么杀我。这样可以了吧?你不会再想着死了吧?”

    我爽快地说:“行。”


    冷风又吹了我一个激灵。过子维肯定是想学那些话本,披件衣服在我身上,然而他也跟我一样惨兮兮。

    他想了想,招呼他的同伴们过来,说:“去,随便去哪里,给我快找身干爽衣服来,再给秋千也找一身。”

    同伴们应声一哄而散,去了。

    几年后想起来这一幕,忽然醒悟:找衣服哪用得着这许多人兴师动众,过子维让我继续想着怎么杀他,他们也不留个人保护他。兴许是故意的,让过子维单独和我在一起吧。但,他们误会了,我和过子维并没有任何值得他们期待的剧情。


    不论如何,大家都散了。两个人对着不说话,很尴尬,于是开始尬聊。

    我问过子维:“原来你还有这些狐朋狗友?你平时神秘失踪就是找他们的吗?”

    过子维说是,其实他在人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谨慎自持,背地里什么都会。他没别的爱好,就喜欢赌,这些都是他的赌场上的小弟。别的丫鬟就是因为喜欢他,试图走近科学破解他神秘失踪之谜。发现真相以后,对他滤镜破碎,非常失望和害怕,所以闹着要走。

    他本来想瞒着我,免得又要重新找个丫鬟。现在发现我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眼睛都不眨就毒死了他弟弟,他就直率告诉我,想来我不会大惊小怪的。

   毕竟谋杀的性质比赌严重多了,所以我确实没有大惊小怪,也不太想知道他说的“什么都会”是指什么。只是问:“你家人知道吗?”

    “他们都不知道”,过子维说,“可是没人炫耀,也像锦衣夜行,闷得慌。秋千,你既然知道了,以后我就跟你炫耀吧。”

    好了,从此我要替他保守秘密,听他炫耀什么都会,当他的树洞。我顿时觉得我和过子维就像隐藏在一群现充正常人里,偷偷一起吐槽的伙伴。

    锦衣夜行确实寂寞,作为听他炫耀和吐槽的交换,他允许我留在他身边,每天想着怎么杀他。

   不过,既然过子维并不是我想象的文弱书生,而是这么腹黑有能耐的人,刺杀任务已经变成高难度模式。

    且不急,过家的生活条件很不错,我慢慢体验,总有时间让我想出来怎么杀他。


“等等,那你的弟弟子象呢?”我忽然想起来,“你家人都知道是我毒杀了他吧?我还能跟着你当丫鬟?”

    过子维忽然也想起这个大问题,沉思半晌,说:“我试图劝说他们原谅你吧。反正我弟弟多。” 

    ???????

    这就是豪门大家族的亲情吗?爱了爱了。


    为了打发尴尬,我们又继续聊了一会,过子维说了说他的家庭,说他最喜欢的舅舅,我也含糊其辞说了一点我的故事。

   好冷。

   真不该在深秋试图跳河的,如果是跳崖,就没这种事了,只会摔断腿。

   北方的寒风吹在身上,我快不行了。

    过子维也瑟瑟发抖。

    按照一些才子佳人的传说,此时我们应该抱在一起,然后趁着没人做一些该做的事。

    但……算了吧,和我的谋杀目标这样卿卿我我,过于奇怪。

    而且,他衣服也湿漉漉的,抱着更冷啊!

    于是我和他保持礼貌的社交距离。


评论(21)

热度(4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