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

我在大明教出男德首辅 (3) 丫鬟连续辞职,子维偶尔消失

    我听到院子里闹哄哄,嚷着“大公子”三个字,心念一动,赶紧丢下手里的水桶去看热闹。

     原来过子维有个丫鬟,说怎么都不想伺候过子维,现在就要走人,工钱也不要。管家倒是无所谓她走不走,只是发愁,大声问谁能接上。毕竟过子维是富家公子,身边一天也少不得人照顾。

    说也奇怪,丫鬟们平时说起过子维,眉飞色舞,说他长得俊,说他整天读书不出门,必定是个正人君子,说给他当姨娘,等他金榜题名,自己跟着体面.......可现在,没有一个人作声。


    我听旁边有个人嘀咕想去,另一个丫鬟赶紧轻声对她说:“你可别犯浑,谁不知道大公子的丫鬟活计轻松,月钱又多。可两年来,已经是第五个闹着要走了,必定是有什么可怕的,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那人听完就吓退了。

 

    管家又问。机不可失,我赶紧报名:“我想去,我想去!我叫秋千,最伶俐了,做饭打水我都会!还会做点心!”

     反正我是来复仇的,他很快就能被我送走。他再可怕,也蹦跶不了多久。

    就这样,我替补成了过子维的丫鬟。

 

    成为过子维的丫鬟,又是半个月,我一心想破解丫鬟辞职之谜。可是上看下看,子维不但没有任何恶习怪癖,还是个十足的好青年。

    他每天把自己关书房里,读书,从早到晚。只是偶尔会离奇消失,但是当天又会平安回来,仿佛无事发生。

    他很少主动开口说笑,但脾气是极好的,有问必答,真是个完美的主人。

 

    我问子维:“你怎么不去学堂上学呢?”

    子维说:“县学的老师,水平不够,教不了我。”

    “那你怎么不去你们府学?”

    这个问题自然莽撞,但子维和和气气地说:“我们这里,和别的地方是不同的。”

    “怎么不同?”

    “我们这,山连着山,要么就是黄河。我们府学离这边隔了山,翻山五百里很难,山里还有土匪。”他耐心很好地说:“我们家,你也知道,上几代是经商的,我几个弟弟都不爱读书。我爹打成家起,就走南闯北行盐,两个弟弟现在也跟着。就只有幼弟子象年龄还小,在家先学些账目。”

    “我知道。”

    他笑了笑,又继续解释:“如果我有兄弟也读书,还有个照应,一起去府学,现在就我一个,哪怕带着仆人,终究不是自己兄弟,我母亲不放心。我不想让她忧虑,只好不去了。”

 

    我听大家说起过,他们这种盐商家庭,都是一成婚,有了身孕,男子就觉得后嗣有了,立刻辞别家小,外出行盐。钱是有的,一年到头回不了一次家。女子也苦。

 

    子维特别喜欢他母亲,他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女子。家中里外一手操持。

    我又问:“那不可惜么?大家都说你紫微星下凡。不去找个好地方读书,就在家自己看书。”

    他说:“是可惜。不过在家自己学也一样。哪儿都一样。我以后如果跟舅舅一样,中了进士,必定让我家人好好歇着,父母团圆,不干这两地分隔的生计了。”

    过子维那个会读书的舅舅比他年长20岁。过子维出生时,舅舅中了举人。过子维4岁时,舅舅去京城赶考,中了进士。

    现在子维18岁,舅舅已经是四品兵备副使了。

    舅舅有时出差顺路回来看看子维。子维特别喜欢他。

 

    子维跟我絮絮叨叨说完,又伏案向书。

    我还想问他偶尔神秘失踪去哪了。可是我一个丫鬟哪能管那么多。

    便是他娘,也不管他,知道他是个妥帖的人,不会乱来。

 

     ……

    不管怎么样,我要动手了。

     我有点犹豫,师父不苟言笑,子维却愿意和我说这么多。我不想听了,他还会说。

    但是听到子维自言自语“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我又坚定了决心。


     动手之前,我问子维最后一个问题,一个我很想解开的谜。

    “你家门口写着礼义廉耻四个字的布为什么那么小?”

    “原来是一面大旗,我觉得要低调,就改小了。”他说。

    “那为什么不放在家里,要把礼义廉耻关在门外?”

      他无言以对,似乎从没考虑过这个角度。


评论(21)

热度(6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