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转:王守仁从祀孔庙之争(开黑申时行)

    摘自《史学月刊》。对王阳明从祀孔庙一事,隆万年间赞成派有:徐阶,申时行。反对派有:张居正、沈鲤、王家屏、陆树声。高拱也是反对的,但个人认为高拱出发点是为了反对徐阶。

    老张委屈:我的老师徐阶,我的学生申时行、王阳明组成江浙沪包邮圈,我在中间太难了。

----------------

    原文摘要:

    王守仁从祀之事,历时数十年才得解决。

    隆庆初元, 王学门人徐阶任首辅, 御史耿定向等人请以王守仁从祀孔庙。此次,徐阶仅为王守仁争回了嘉靖中被剥夺的封爵。


     隆庆三年, 穆宗召回高拱,“尽反徐阶所为”。


     万历即位后,礼部尚书陆树声也坚持阻止请守仁从祀之议。时侍读学士陶大临谓陆氏曰: “朝廷不难以伯酬之, 何况庙祀?”陆氏答曰: “伯等一时之典, 从祀万世之典。”

      时张居正当国。张居正推行务实, 不喜讲学, 强调士人当以宋儒传注为宗, 行文以典实纯正为尚, 反对“剽窃异端邪说炫奇立异者”,评大夫讲学且形成宗派, 还禁止“别创书院, 群聚徒党及招他方游食无行之徒, 空谭废业” 。于是万历初年王守仁从祀之事遂告中辍。

    有趣的是,通过徐阶给张居正的书信中透露的信息,可以发现王阳明的谥号文成是由张居正裁定的,并且徐阶希望张居正能够帮忙,让王阳明能够从祀文庙。

   “窃惟先生之学,公所素知,又忆徃年文成之谥出公裁定,从祀之举,似亦待公而成。表章先贤、作兴来学,固海内缙绅所共仰圣于公,亦公相业所以垂光百世之大者,谅必能慨然以为己任而不辞也。”


      万历十二年十一月,再次提起王守仁从祀文庙的问题。

      此际压制讲学的张居正刚被追究,,神宗欲以典礼敷饰新的政治局面, 天下言事者得以发舒。廷议中, 许多重要官员都赞成王守仁从祀。

      礼部尚书沈鲤不喜守仁之学,于主持廷议时见众人都赞成王守仁从祀, 便在上奏廷议结果时以颇为巧妙的方式阻止王守仁从祀。沈鲤还借他人之口说: “ 吏部右侍郎王家屏则谓从祀重典, 非真能信今传后者, 未可轻议。”

     但内阁首辅申时行为政宽大, 上疏力主王守仁“ 诚宜从祀” 。此时, 神宗出于自己的政治需要, 赞同阁臣所请,于是沈鲤的意见被否定。王守仁终于通过了从祀资格的审查,在文庙廊庑下受用祭享。

-----------------

    摘完这个,就想黑申时行,老张一直对他很好,结果不到两年,申时行就开始搞事情了。。。也可能他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老张那派的,特意表现,这样就更黑了。。。申时行那封奏疏很长,樊树志评论说“展现了他深厚的儒学功底”,然而我看完没发现学术闪光点,只觉得展现了他深厚的厚黑功底。


   我发现我对老申的黑起源于看到了这个。《明通鉴》卷六十八云:“先是,居正余党,欲逐四维,拥申时行为首辅,四维愠,语时行客曰:‘夫首相者若天行,有春必有夏,何相迫为!’时行得疾在告,及起,不敢谢过,默默而已。”

    早知道他怂没想到怂成这样233333



评论(14)

热度(4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