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明实录》隆庆元年摘录(徐阶、高拱、张居正等相关内容)

感想(1)隆庆比较懒,每次过节都免百官宴席(这算好事),十月份就想停止经筵。

       (2)本年度主要是徐阶高拱乱斗,集中在四、五月份。

       (3)太岳在这一年波澜不惊,稳中有进,没有出现在乱斗中,勤奋做事默默升职。我是太岳中心向,把他的相关内容都加黑体,一眼就能看到。

       (4)盐政混乱也是这一年实录的频繁出现的内容,这里没有摘录,感兴趣的去看原文吧。

---------------------------

【隆庆元年春正月】

1、赐百官上元节假十日,诸司仍奏事。自是岁以为常。

2、禁民间放灯。

3、吏部奏起用原任户部右侍郎赵贞吉。

4、大学士徐阶奉诏自陈,求退。上曰:“卿辅弼首臣,忠诚体国,勋庸茂著,中外具瞻。朕兹嗣位,眷倚方切,宜益竭谋猷赞成化理。所辞不允。”

5、户部言嘉靖初年御用监供用库岁派黄蜡,增费扰民,宜一切裁省如嘉靖初年例。徵派其采办诸令即行停止从之。

6、吏部左侍郎掌詹事府事陈以勤、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张居正各以考察自陈,上以其学行素优,俱令供职如故。

7、升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居正为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



【隆庆元年二月】

1、上以登极加恩,提调讲读及侍从藩邸诸臣。升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徐阶子中书舍人瑛为尚宝司少卿。旧讲官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高拱为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张居正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俱内阁办事。

2、恭题孝洁皇后、孝烈皇后神主。遣驸马都尉李和祭告太庙并奉先殿西夹室。遣大学士陈以勤、张居正题主如仪。

3、中宫千秋令节免命妇入贺。(迄今为止,好几次节日,隆庆都免百官和命妇入贺)


【隆庆元年三月】

1、南京刑部右侍郎徐陟以疾乞回籍调治,许之。(徐阶的弟弟)

2、送翰林院纂修实录。其以徐阶、李春芳、郭朴、高拱、陈以勤、张居正为总裁。(这条每个人名字前面的官职省略,下同)


【隆庆元年四月】

1、南京吏科给事中岑用宾、湖广道御史尹校等以自陈考察拾遗劾奏:大学士高拱屡经论列,宜令致仕。

    上以阁臣无拾遗例,旨下切责用宾等。命拱供职如故,恭等下吏部议闻。

    于是拱上疏求退,上温旨慰留不允。


2、兵科都给事中欧阳一敬再上疏,劾奏大学士高拱屡经论列,不思引咎自陈,反指言官为党,欲威制朝绅,专擅国柄,亟宜斥罢。

    上以拱昔侍藩邸讲读,年久端谨无过,令拱安心供职。

    拱因奏辨,且言一敬必欲去臣,臣一日不去,其攻击一日不已,惟上裁察。

    上复优诏留之。


3、大学士徐阶上疏引疾乞归。

   上曰,卿辅弼元臣,德望隆重。朕方虚怀委托,赞理化机,岂可以微疾輙求引退?宜即出供职,以副眷倚,不必再辞。


4、命朱希忠、徐阶知经筵事。李春芳、郭朴、高拱、陈以勤、张居正同知经筵事。阶、春芳、朴、拱、以勤、居正,并晟、士儋、大绶、四维日侍讲读。


5、南京广东道御史李复聘等劾奏大学士高拱奸恶五事,请罢之。

    上以其言不实,切责复聘等,令拱安心供职。


6、大学士高拱复上疏乞休。

    上曰,朕素知卿,岂宜再三求退?宜即出,以副眷怀。


7、礼部尚书高仪等请册立东宫,敕下本部择日具仪举行,以定国本,以慰群情。上仍不允。

    

8、以重录《永乐大典》成,加少徐阶正一品俸少保兼太子太保。李春芳、郭朴、高拱各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张居正升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


9、工科给事中李贞元劾奏:大学士高拱刚愎褊急,无大臣体。外姑为求退之状,而内怀患失之心。屡劾屡辨,屡留屡出。中外指目,转相非笑。非盛世所宜有。愿亟赐罢免,或特加优礼以示曲全。

    有旨,责元贞渎扰,令拱安心供职。

    拱不自安,力请去位。

   上曰:朕屡旨留卿,特出眷知,宜以君命为重,人言不必介意。


10、大学士高拱复上疏求去。上慰留不允。


【隆庆元年五月】

1、降广东道御史齐康二级,调外任。初康以大学士高拱屡被论劾,意大学士徐阶主之。乃上疏,论阶险邪贪秽,专权蠹国状。复言先帝欲建储,阶坚执不可及,皇上登极,有疑惧心遂诈称疾,以尝上意。又与大学士李春芳声势相倚。

有旨,切责康妄言,令阶、春芳安心视事。

于是阶上疏辞,言御史康劾臣过恶,皆暧昧之事。至以建储一事系臣阻挠,尤为妄诞。臣昔在礼部曾四上疏请立东宫。

上报曰:卿夙夜忠恳,朕以久悉,遵谕即出供职。

是日,春芳亦具上疏乞休,上亦温旨答之,不允。


2、高拱恳上疏乞休,许之。

自胡应嘉以言事得调,欧阳一敬等数论拱,拱前后上疏辩,词旨颇激,言者益众。及齐康论劾徐阶,众籍籍谓拱族之。于是九卿大臣及南北科道官纷然论奏,极言丑诋,连章特疏不下数十。其持论稍平者劝上亟赐拱归,以全大臣之体。而其他词不胜愤辙,目为大凶恶。寺丞何以尚至请尚方剑诛拱,以必去拱为快。

拱既称病乞休,疏屡上。上为遣医诊视,宣谕赐赉恩礼有加焉。拱终不出,求去益坚,至是言臣实为狗马疾,恐一旦遂填沟壑,惟上幸哀怜使得生还。

上知拱不可复留,乃报许命驰驿还乡调治,仍赐白金文绮,遣行人护送。


3、大学士徐阶三疏乞休。

上曰:朕勉留卿,正赖禆益新政。况辅弼大臣义当先国事而后身图,岂可固求引退?不允辞,宜速出供职。


4、大学士徐阶四疏求退。上曰:卿德望隆重,中外具瞻,朕方怀倚托其弘化理,岂可以浮言决于引去?宜体朕勉留至意,即出赞辅,慎毋固辞。



【隆庆元年六月】

1、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殷士儋以妻丧,请假还乡,因乞恤典。


【隆庆元年八月】

1、上幸大学,行释奠礼于先师。命大学士徐阶、李春芳、陈以勤、张居正、衍圣公孔尚贤、吏部尚书杨博、兵部尚书郭乾、吏部侍郎赵贞吉分奠。

2、以水灾,免湖广荆汉二府及江陵、公安、石首、监利、均州、襄阳、枣阳、南漳、宜城、谷城、州洋县各正官来朝。(太岳的家乡经常水灾,这已经是隆庆年间第二次记录了)


【隆庆元年十月】

1、以天气渐寒,命撤经筵。大学士徐阶等言:先朝停免经筵、日讲,各有故事。弘治元年于十二月二十五日始停日讲,嘉靖元年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始讲经筵。即今天道尚未严寒,视前日期,似为太早,宜以圣学为重,祖宗为法。俱以有旨报罢。


【隆庆元年十二月】

1、免百官蜡日宴。

2、辰刻,有流星如盏大,青白色。自中天东行,尾迹有光,长二丈馀。

3、夜,大风,黄尘四塞。(觉得这两条文字很美,摘录)

4、立春节,上御皇极殿受之百官五拜三叩头礼。免百官宴。

5、是岁,天下户口田赋之数:户,10008850。口,62537419。田,4677750顷。(原文是大写数字。此外还有一些更详细的数字,省略不摘。)


评论(11)

热度(5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