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张居正《重刊<西汉书>序》

  自孔子没而《春秋》绝,后之论史者,乃独称迁、固。迁据 《左氏 》、《国语 》、《世本 》、《国策》作《史记》,而固承父彪之后修《西汉书 》。

   然子长之书虽驰骋该博,类取杂家、小说以实之,其为文多不驯雅,不如固之简严明切,叙次有纪。何也?迁所涉猎者广,帝王《本纪 》多《尚书 》之文,《世家》、《列传 》又本 《左氏》、《家语 》及《楚汉春秋 》所录,上下数千载间,诸史百氏,靡不通贯。而固独取汉书,成一家之言,以故其言醇而不驳。缉杂彩者难为工,制段锦者易为力,兹其所以异也。 

   然固虽直述汉事,而褒贬论赞,比类引合,其意又有存于纪述之外者。叙《周勃传 》而不录其汗出沾背之耻,叙董仲舒而不载其议和亲之疏,忠厚之至,为贤者讳。志郊祀,则备详于淫黩之制,志礼乐,则三复乎仲舒、刘向之言。凡皆有深意,非浅识者所测也。至其準阴阳、穷人理、总百氏、贯古今,训辞尔雅,文质彬彬。盖自史迁以来,一人而已。 


 

    世儒皆喜讥斥前辈,或谓固贵谀伪而贱死义,又谓叙《司马迁 》、《扬雄传》不当取其自叙,而曲记其世系。不知作史之与立言传道,其事不同。彼立言者,称度衡量,不敢有一言之偏,以几垂训也。至于作史不然,要在纪其实耳。虽其是非颇谬于圣人,然或出于一时愤激之言,非可为典要也。若固所述、定邪正、推幽隐,虽不可上拟于《春秋 》,然下视蔚宗、陈寿之俦,猥俗阔略者,可同语哉!今议者不本其大旨,而特毛举数事以病固,愚窃以为过矣 。语曰”“一人作之, 十人聚而议之。”正使此辈执笔操觚,与固絜其短长,所创作或未必逮固,而徒纷纷以议之, 不亦恣轻诋之私,伤旁通之谊哉! 


 

    三代而下,西汉之治,最为近古。所尚皆淳朴忠厚,非后世所及。学者览此,不独可以观良史之オ,亦可考知其世变也已。 

评论(29)

热度(2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