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张居正书信】26-28群发拉人傲娇圭,万年单身谭子理

    隆庆二年八月,白圭同学写了神作《陈六事疏》以后,初见成效,心情愉悦翘尾巴,给以前被弹劾罢官的老朋友们写信自我陶醉(还是用的写信模版),并对他们封官许愿拉队友。

    26《答奉常罗月岩》

    往令弟春元,及镇山公差人,兹因洞岩至,三辱华翰之及,感悉垂念至意。 

    近来士习人情,纪纲法度,似觉稍异于昔,实自小疏发之。然忌我者,亦自此始矣。念既已身荷重任,义当直道正言,期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所学,遑恤其他!

    执事久困流言,今公论稍定,赐环有期矣。 

   【罗月岩托春元,朱衡,洞岩给白圭写了三封信,傲娇圭终于想到回信了……回信美滋滋炫耀自己上了“小疏”以后,官场风气好转。然后大义凛然表示他就要继续整顿吏治,不管别人怎么恨他。

    最后他对罗月岩预言说你很快就能起复了,于是罗月岩果然飞快地起复了山东按察使。】


    27《答宪长宋阳山》

    自丈从闽中解归,久不闻问,然此心实不能一日忘也。 

    比者,激于时弊,不得已妄有所陈,近来士习人情,纪纲法度,似觉有异于昔,实自小疏发之。 

    然公以亮节宏才,久困流言,仆不能刷而振之,蔽贤之咎,必不能逭矣。

    别楮所云,往亦略闻其概,行当与李石老图解之。谱帙实已遗失,有便,再寄一通,当践宿诺也。 

    【隆庆二年吏部尚书杨博想贬退宋仪望,考功郎刘一儒(敲黑板,他是老张的亲家,看来他和老张那时关系还是很好的,合作默契)不同意。于是降了二级。万历二年,张居正提拔宋仪望为右佥都御史,可惜万历三年宋就和老张闹翻了。

   这封信的第二段和上一封如出一辙,白圭也有写信群发模版....最后一段白圭说他要和李春芳一起为宋的事周旋...白圭怎么如此笃定春芳一定会听他的?春芳这个首辅太好说话。然后宋同学以前给白圭家谱或者是什么工具书,大概是想托他写序言,结果白圭竟然弄丢了!还渣得理直气壮让他再寄一份!长得帅真能为所欲为吗?】


    28《与蓟辽总督》

    蓟中事,公所指画,咸极精当,本兵一一题覆。初亦有一二异同之论,仆据事理弯解之,今皆帖然矣。 

    戚帅复总理,不载议中,谅公有难言者,已据部疏,拟特旨行之。即有言者,无足虑矣。但乞一谕意戚帅,努力功名,以答群望,仆亦与有光焉。 

   【开头夸谭纶,说谭纶的谋划精当,有一两个地方兵部本来不同意,白圭周旋以后兵部已经服服帖帖了。

     谭纶以为他有姓名了,结果第二段白圭又对着谭纶说戚继光,说你上奏没有提出戚继光恢复三镇总理的建议,知道你有难处,没事我已经自己搞定了!希望你勉励戚继光。】

———

    之前信件整理都在“张居正书信”tag,随着数量增多,我准备单独建个合集。

    ps:看多了谭子理的万年单身,开始洗脑怀疑史实谭子理是不是真单身。搜了一下发现是差点单身。

    故事是这样的:“谭纶年轻时太穷一直娶不到媳妇,后来有个姑娘出嫁时在花轿拉肚子💩被退婚,她的娘家为了早点摆脱这个耻辱,竟然提出只要有人愿意娶她,聘礼可以完全不要。谭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决定试一试,结果姑娘家立马同意了,于是他就结了婚。”


评论(30)

热度(7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