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

万历野获编24-30卷里面的张居正相关记载

   【书院】书院之设,祖制无额设明例。自武宗朝王新建以良知之学行江浙两广间,而罗念庵、唐荆川诸公继之,于是东南景附,书院顿盛,虽世宗力禁,而终不能止。江陵公痛恨讲学,立意翦抑,遂遍行天下拆毁,其威令之行,峻于世庙。江陵败而建白者力攻,亦以此为权相大罪之一,请尽行修复。当事者以祖制所无折之,其议不果行。

  (沈德符说老张拆毁书院实际上是遵循大明祖制。)


   【帐房】最华侈者无如貂帐。江陵当国,辽左帅臣各缉貂为帐,其中椅榻橙杌俱饰以貂皮,初冬即进,岁岁皆然。

(辽东将领每年献给张太岳的奢华温暖限量定制款貂帐。)


 【汪南溟文】汪太函以江陵公心膂骤贵,其副墨行世,暴得世名,弇州力引之,世遂称元美伯玉。

     弇州晚年甚不服之,尝云:“予心服江陵之功,而口不敢言,以世所曹恶也;予心诽太函之文,而口不敢言,以世所曹好也,无奈此二屈事何?“

  (老张喜欢汪道昆的文字,于是汪道昆声名鹊起,王世贞和他成了好友。

   王世贞晚年不服,说:“我心服张江陵,但我不敢说,因为大家都不喜欢他。我心里不喜欢汪道昆的文字,但我也不敢说,因为大家都喜欢”……无比纠结的王世贞)


    江陵封公名文明者七十诞辰,弇州、太函,俱有幛词,谀语太过,不无陈咸之憾。弇州刻其文集中,行世六七年,而江陵败,遂削去此文,然已家传户颂矣。太涵生殁,自刻全集,在江陵身后十年,却全载此文,亦不窜易一字,稍存雅道云。

   (王世贞听到老张事败,就派人把张文明的墓志铭削去。而汪道昆却全文收录在文集中,一个字都不改。沈德符认为汪道昆比较厚道。)


 【评论前辈】王太仓之评张太岳曰:“江陵相业,吾始终不谓其非,独昧于知人一事,到底不悟。“而孙樾峰则又云:“江陵素留心人材,胸中富有所品劣,每在司铨者上,故其柄长操,夫能长百人者,必其材兼百人者也。“其说又如此。孙樾峰之评王弇州曰:“大小纪载,一出此公之手,使人便疑其不真。“

(王锡爵说老张不善于知人……大概是在感叹自己没有得到老张的重用。但是孙樾峰却说江陵素留心人才。同时孙樾峰还说,王世贞记载的东西都不一定可信)


  【私史】近年浙中一士绅,亦登万历初元甲榜,屡踬仕路,官不及墨绶而罢,著一私史,纪世、穆两朝事,自署“永昭二陵信史“,其中舛谬不必言。有罗其毒而先知者,辄以重赂相垦,则凿去姓名,别易一人,又赂则又改。其楮墨互换处,一览洞然。至耿楚侗尚书,虽与江陵素厚,要其生平自在,乃至云与徐文贞谋叛,盖两人俱其深仇也。又自云江陵夺情,欲草疏纠正,为其所觉,构陷被谪。此不惟无疏可据,即考当时年月,亦了不相涉。此等书流传,误后世不少,弇州若在,又不知如何浩叹也。

  (沈德符吐槽支大纶写的《世穆两朝编年史》,说支大纶没有节操。每次他写了别人的黑料,当事人贿赂他,他就把姓名凿去,替换一个人的姓名上去。支大纶这本史书里面经常黑老张,沈德符说如果王世贞知道了,不知道怎么感叹)


   【谈相徐爵遇神人】有徐爵者号樵野,入大榼冯保幕,积官至锦衣都指挥同知,理南镇抚司。江陵相亦曲意礼接之,声势震远近。生平事一神最严,初得志,神教以茹素,可长保富贵;不尔,祸且立至。后徐饮于张蒲坂相公家,强以一脔,爵拒之,不听,遂染指。神曰:“大祸已成,无益也。“未几保败,爵坐大辟,瘐死狱中。

   (徐爵说自己只能吃素,不能吃肉,吃了就会遭祸。徐爵和老张经常往来,老张没有非要让他吃肉。后来徐爵去四维家喝酒,四维一定要他吃肉,徐爵拒绝,四维不答应,徐爵只好吃了……后来就死了)


    【守土吏狎妓】辛巳、壬午间,聊城傅金沙(光宅)令吴县,与吴士王百谷厚善,王因匿名妓于曲室,酒酣出以荐枕,遂以为恒。王因是居间请托,橐为之充牣。癸未甲申间,临邑邢子愿(侗),以御史按江南,苏州有富民潘璧成之狱,所娶金陵角妓刘八者亦在谳中。谛视之,果光丽照人,因屏左右密与订,待报满离任,与晤于某所。遂轻其罪,发回教坊。

  是时江陵甫殁,当事者,一切以宽大为政,故吏议不见及云。

(老张刚死,吏治就回到宽大松弛,风气败坏,吴县县令接受别人贿赂的名妓,并达成权 色 交易。邢子愿判案时发现犯人家有个一起收监的妾光彩照人,就和她私通,轻判了……《大明律》里面判案官员如果和女犯人私通,记得是要杖80的?老张的考成法真是人去政息啊。)

前文链接:21-22卷    

                 23卷

评论(33)

热度(6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