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张居正书信】23-25隆庆二年给三位地方官员(文末冷门小调查2333

23 《答某巡抚》

    辱示大疏,具于边屯切要,已下所司次第题覆。 

    公以正气直道,董正官邪,缘此见嫉,亦诚有之。幸太宰知公最深,三至不惑。万无足虑。 

  【某巡抚因为纠正官吏作风被攻击。幸亏吏部尚书杨博了解某巡抚,不听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老张安慰他不要有顾虑。

   从边屯,和杨博,老张关系都还好,我无证据猜测某巡抚是魏学曾,陕西泾阳人,嘉靖四十五年到隆庆三年年底巡抚辽东,(见《明朝历任辽东巡抚一览表》,期间整顿吏治,厘治屯田。。。不过他到了万历年间和老张甜蜜不再,be结局)



24《答闽中巡抚》

    广贼猖狂,蔓延阈地。当事者张皇奏捷,本兵据揭题覆,遽行赏赛。 具为大谬。

    辱示大疏, 读之使人愤恨。顷该科亦以为言,向后当别有处分也。差人旋,草草附复。 

    外新刻《文苑英华 》,有便幸惠寄一部。冗不多及。 


【老张在这封信里面向朋友吐槽当时存在的假报军功谬赏的弊端,并决定处罚这种行为。巡抚涂泽民,嘉靖二十三年进士,四川人。

    文末,老张问涂巡抚要一本新刻的南朝到唐代诗文选集。偶尔对纯文学感兴趣的老张。)



25《答湖广李布政》

    远辱华翰,感荷厚情。大惠概不敢领,辄附差人璧上。 

   赵守自处慎抑,不敢遽抗礼于诸公。昨铨部访知其未履任而即缴凭,故行查耳。今闻两院已有定论,上下相安,实地方之幸也。

    承谕及,并以此复。余惟鉴原。 


【李布政名字叫李心学,湖广布政使。老张拒绝了他的礼物。

   第二段赵守是荆州知府赵贤,号汝泉。隆庆二年,升湖广参政,因父丧辞官。老张指的事情是吏部发现他还没到任,就先把报道文书交过去了。

   现在两院(巡抚,巡按)已经查清了,没有什么大事。老张让李心学转告赵知府。】


  ————————————

    文末照例夹带私货发点个人感慨:

    8月3日的早晨醒来迷迷糊糊,忽然意识到再过6年就是2025,到时候太岳对我们来说就不是“四百多年前的人”,而是“五百多年前的人”了,虽然实质没有任何区别,但四百多年犹为可,五百多年似乎一下子遥远了。

   这种感觉像看着宇宙膨胀,星系远去,明知道本来就跟自己没有联系还是莫名无奈。

   但我后来想了想,似乎宇宙的膨胀只会让肉眼不可见的不同星系之间更加远。同一星系之间的可见星的距离是不会变的。也就是说只要他在我们心中属于同一星系同一频段的,就并不会因为时光推移变黯淡的。

   归路难求。

——————————————-

【难得这么感性觉得莫名羞愧,而且最后那段来自我粗浅的天文知识,不知道对不对。于是做个沙雕又冷门的小调查:

   《老张的几个儿子,大家最喜欢哪一个》

    1 敬修(喜欢理由是敬修非常爱父亲,被严刑拷打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屈打成招污蔑父亲,某种意义上用自己的一死阻止了抄家事态的进一步恶化,还留下虐心又过目不忘的绝命书把仇家牢牢钉在历史耻辱柱。敬修这一支太惨烈,自杀以后留下六岁儿子张重辉,妻子高氏毁容把儿子抚养大~因为高氏娘家家世不错,那时普遍情况如果不毁容会被娘家强行改嫁~张重辉因为生活艰苦,不到30就去世了,下一代张同敞很高光,不辜负祖上忠烈,就义以后似乎妻子带着全家殉国,这支绝嗣了? 

     ps:又记起某个记载,说敬修在兄弟中显得相对平庸不显眼,他的人生理想就是为父亲整理一本文集。结果并未实现就自杀了。不过我不记得出处了,也许是我脑补的。)


   2 嗣修(喜欢理由是他虽然是嫡子,但好像最乖?比起敬修懋修这两个存在感爆棚的庶子差远了。而且从文章来看性格比较绵软。他也一起编了《张太岳集》,然而里面并没有按当时文集惯例附上他母亲王氏的行状,推测是王氏家族为了撇清关系不想让他写?)


  3 懋修(喜欢理由是状元。老张:我虽然不是状元但我儿子是。。。文章写得不错,思想比较深刻但并不爱好好读书,词句粗糙,字迹潦草,性格貌似活泼傲娇,落第了就把自己关起来不出门还让老张不要烦他,老张吓得不敢和他说话只能写信给他……不过他没有顶住邱侍郎的拷打,胡乱招供编造了有很多银子藏在谁谁谁家。然而这点激发了我的保护欲??

       懋修晚年为父亲编了《张太岳集》,懋修在里面写的话也很虐心“留此一段精诚在天壤间,古人所谓知我罪我,先公意在是乎。史家所称为功为过,小子辈何敢避焉。”)


  我先自己投一票。我喜欢懋修。

评论(34)

热度(4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