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转载硬核史料,写文参考宝库】张居正死后半年的朝局对决大乱斗

文中摘录了好多《明实录》一手史料,感谢这位作者。应该是个直男,没有滤镜,史料多,人名特别多(原文名字《张四维的首辅保卫战》 )。我精简了一下并分段起了几个小标题。写文想找哪段资料可以根据小标题去里面找。

----------------------

 【张四维人设介绍,熟悉他的可以跳过】

张四维,嘉靖三十二年进士。王崇古外甥,父亲是当时的大盐商。王崇古在嘉靖一朝的功绩就是与俺答重开贡市,贡市交易的一个主要项目就是盐。

张四维被高拱从翰林院五品的左谕德在两个月间直升为三品的吏部右侍郎。

他任吏部左侍郎时与四辅殷士儋互相参劾,闹到最后两人都回家。

但没多久后,太子出阁,张四维马上就被高拱召回做太子的侍讲。有言官检举:“给事中曹大埜言四维贿拱得召。“

没多久,穆宗崩,高拱也被斗垮,张四维只得引病回家。他回家后,对张居正馈遗不绝。并且与万慈圣皇太后的父亲李伟相结为援。结果只回家一年多,就被召回掌詹事府。几个月以后,就在张居正冯保的支持下入阁,时间是万历三年八月。

张四维应该是有才华的儒官。他当官,不但是来来去去的,而且来的时候都是搭直升机的超升,显然礼品攻势也应该是他的长项。这也展现了他对《大学》一书“定,静,安,虑,得“的处事方法论,有很深的造诣。因为贿赂这件事必须很讲究。相对的,他对“礼义廉耻”这四维,一定也有不同的看法与做法。(忍不住吐槽,这段太黑了23333)


【张居正死后人走茶凉的第一步:潘晟致仕】 

张居正是万历10年6月20日死的。前一天张居正密揭,由前礼部尚书潘晟及吏部左侍郎余有丁两个人入阁。

余有丁与申时行是同年进士。资历完整。

但是潘晟,马上被参其过去秽迹昭彰而罢官,还在半路未到北京,就被命退休回家。这是张居正一死之后,人走茶凉的写照。(明神宗实录卷125页2337)


 【首辅张四维无法掌控大局】

现在阁臣顺序为张四维,申时行,余有丁。

张四维压不住阵脚,因为现有占住要津的人都是张居正的嫡系。

张居正死前推荐给万历皇帝的九人名单潘晟,梁梦龙,余有丁,许国,陈经邦,徐学谟,曾省吾,张学颜,王篆,是张居正的亲信。

而许国,陈思育,陈经邦,王遴,沈鲤,杨巍,王家屏,罗万化,朱赓,沈一贯,王篆等人则是张四维出任首辅第一个月以来升官的人。其中王遴,沈鲤,杨巍,王家屏,罗万化,朱赓,沈一贯则是比较突出的人物,因为他们都在九人名单之外。

张四维出任首辅的第一个月,马上风风火火的升了至少15人。但是接下来的两个半月,竟然没有任何举动。这说明了张四维无法掌控大局,新官上任三把火点不起来。


 【张居正的旧班底向申时行靠拢】 

万历10年9月14日,河南道御史郭维贤上疏推荐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邹元标。这五人都是当年夺情事件反对张居正的人。

郭维贤的行动,是“居正党大惧。王篆、曾省吾辈,厚结申时行以为助。“张居正的班底开始向次辅申时行集结。这是很奇怪的发展,因为张四维与申时行都是张居正提拔出来的阁臣,但是,显然大家心目中的张居正接班人并不是张四维,而是申时行。


  【冯保攻击张四维取得初步胜利】

冯保此时也因为想封伯爵而为张四维所反对,开始展开倒张四维的行动。明史记载,“冯保欲因两宫徽号封己为伯,恶四维持之。篆、省吾知之,厚贿保,数短四维;而使所善御史曹一夔劾吏部尚书王国光媚四维,拔其中表弟王谦为吏部主事。时行遂拟旨罢国光,并谪谦。

主攻对象是吏部尚书王国光,王国光从万历5年10月就被张居正提拔出任吏部尚书。但事实表明,王国光已经开始向张四维靠拢,配合张四维七月份的大升官中自己找来的人过关。这对张居正的嫡系来说,王国光就是个叛将。戏码就是设法把王国光扳倒,并且顺便也把张四维以连带关系拉下来。

上览疏大怒,诏王国光欺君蔑法,念系大臣,姑落职冠带闲住。“(明神宗实录卷129页2403)

可是张四维也被连带参劾,也只得上疏请辞,在家待命。

因此,阁务由申时行主理。

万历10年10月20日,太子太保兵部尚书梁梦龙被任命为吏部尚书。万历皇帝果真任用张居正死前推荐的九人核心之一。申时行,王篆,曾省吾等人取得初步的胜利。

而这时候,张四维也连三疏请辞。


  【万历力保张四维】   

攻击张四维的奏疏再起。

山西道御史张问达疏论元辅张四维,请罢之。上怒,手批其妄言渎扰,谪福建运司知事。四维疏救,因力求辞职。上慰留四维,而诏前旨,降问达。(明神宗实录卷129页2408)

这次,万历皇帝表态了,他把山西道御史张问达降调以为处罚。明史记载,张四维为了这事,还透过冯保的心腹徐爵与张大受贿赂冯保,试图与冯保恢复关系,请冯保在万历皇帝耳边美言几句。

万历亲政的时机已经到来,他力保张四维。

经过倒王国光事件,朝局斗争态势逐渐明显,张四维是众矢之的,首辅的权威尽失。而且,时局的发展让张四维还得向次辅申时行低头。


 【张四维仍然无法掌控局势】

万历10年11月2日,张四维把他的得意门生李植补官为正七品言官的江西道御史,准备进行反攻。

在四天后,万历10年11月6日,张四维提拔王遴作为京营的最高领导。

可是五天以后,万历10年11月11日,王遴就被明升暗降调为南京工部尚书。从这件事的发展来看,张四维这个首辅,根本就无法掌控朝局,连最基本的安排自己的人事都非常无力。自己一手主导的人事,五天内就被否定,根本就拿不出个首辅的样子。在这个权力真空的时刻,要跟他夺权的人,无外冯保,及张居正临终推荐的那九人。当然还有申时行。

张四维自己明白,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就算自己愿意当个傀儡首辅也是不可能了。

万历10年11月15日,山东巡抚右副都御史杨俊民升为兵部右侍郎,兵部左侍郎贾应元协理京营戎政。(明神宗实录卷130页2424)

杨俊民是杨博的儿子,当年,杨博很照顾张四维,现在换他来照顾杨博的儿子杨俊民。

但是九天前才跳升为兵部左侍郎的贾应元,马上再跳接王遴空出的位子。


【申时行阵前倒戈,投靠张四维】

但,在这诡异变幻莫测的时刻,申时行清楚地看到万历皇帝力挺张四维。要扳倒张四维几乎不可能。

申时行决定阵前倒戈。

万历10年11月26日,申时行开始请病假,在家疗养。采取置身事外与我无关的策略,因为张四维要攻击的人都是他的盟友。


  【张四维展开第一波攻击】 

不到十天,张四维的第一波攻击展开,万历10年12月4日,工部尚书曾省吾被户科给事中王继先上疏贪污受贿荒淫等十罪,上令致仕,退休回家。(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34)

张四维扳倒了曾省吾,空出了工部尚书的位置。这是张居正九人核心倒台,继潘晟之后的第二人。

三天后,万历10年12月7日,山东道御史江东之劾锦衣卫指挥同知徐爵及吏部尚书梁梦龙贿徐三万两,托冯保取得尚书职缺。上令梁梦龙致仕,退休回家。(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35)

梁梦龙就任吏部尚书才46天,就被迫辞职,这个权力中枢的最重要位置又空出来了。这是张居正九人核心倒台,继潘晟,曾省吾之后的第三人。


  【张四维对冯保发起攻击,获胜】

既然万历并不力挺张居正留下的人,那也可以试试直接对冯保发起攻击,因为攻梁梦龙的时候,顺便把冯保手下第一悍将徐爵也一起攻倒了。

而且,张四维与冯保有着长期的金钱关系,但却没有丝毫友谊,都做到首辅了,一个半月以前还是一样的必须贿赂冯保。很显然,只要冯保在位,他这个首辅就不像首辅。

倒梁梦龙的第二天,万历10年12月8日,由张四维安排上任才36天的江西道御史李植上疏参冯保十二罪。

万历皇帝赏银一千两,发冯保南京闲住。同时以张鲸掌东厂。(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36)而由张宏为司礼监掌印。

张居正冯保的时代正式结束。

张四维连战皆捷。


 【张四维第三波攻击:王篆】

可是张四维的系列攻击还没结束。王篆是张居正的儿女亲家。


两天之后,万历10年12月10日,直隶巡按王国劾冯保收贿,侍郎王篆送玉带十束,银二万两谋掌都察院。万历皇帝原先还不作处理,但是御史李廷彦继续上疏弹劾王篆,王篆终于被迫冠带闲住。(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38)

王篆是在7月15日由吏部右侍郎升为左侍郎,但是老亲家张居正死了才将近半年,一切就如昨日黄花,权势不再。

张居正推荐的九人核心中,王篆是倒下的第四人。

吏部的二号位置也空出来了。

张四维的能力终于完全显露,斗争的基本元素就是比狠,决不手软。


 【张四维第四波攻击,奠定地位】

接着两天,万历10年12月12日,吏科给事中陈与郊劾礼左侍郎陈思育,思育回籍听调。(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39)陈思育是在7月2日由礼部右侍郎升为左侍郎,占着礼部二号的位置。

至此,张四维与内宫的太监合作,以12天的时间,一举拔除了冯保,梁梦龙,曾省吾,王篆,陈思育等张居正的人马。

接着在六天后,万历10年12月18日,四川道御史孙继先为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邹元标等平反。

这几个五年前反张居正的先锋们终于官复原职。

张四维的大破大立,马上获得掌声,终于奠定了他的首辅地位。

并且,还加上给王国光平反。这个王国光的平反,其实就是给张四维自己平反。才两个月之前,张四维才因为王国光的案子,狼狈不堪,差一点也跟着被轰下台走人。

提升张孟男,则是给受张居正贬抑的人的一剂强心针。因为高拱是张孟男的姑父,张孟男被张居正冷藏在这个位置已经好几年了。(明史列传109)

行动并未停止,万历10年12月19日,兵科给事中孙玮劾协理院事左副都御史劳堪。劳堪也被令下台闲住。(明神宗实录卷131页2443)劳堪是与王篆,同一天一起升官,在张居正死后25天的7月15日升官为左副都御史协理院事,掌握都察院的日常工作。


 【张四维地位巩固后继续进攻】         

张居正走了才整整半年,真验了树倒猢狲散这句老话。

终于,整整15天,迅雷不及掩耳,张四维全力强攻,彻底掌权。

回想一个多月以前,他还是落水狗,还得贿赂冯保。所以,事实证明,张四维不仅有钱,而且还有才能,能掌握局势,能够合纵连横,并且掌握斗争的个中三昧,快,狠,准,决不手下留情对内要求申时行在家养病不出,内宫结合张鲸张宏,外廷联手被张居正迫害的小官。终于一举翻盘成功,奠定了自己大明帝国万历皇帝以下的第二号人物的地位。

张四维终于可以完全做主了。

两天后,万历10年12月21日,他立刻把在张居正死后17天,他所调动为南京户部尚书的杨巍调回北京为工部尚书,接替曾省吾空出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同时,把张居正遗命九人名单内的陈经邦由礼部右侍郎升为吏部左侍郎,接替王篆空出的位置而予以重用。这是很明显的招降动作。因为这九人里面还是有铁的等级。干掉了四个,剩下五个,如果也全部干掉,就会犯了赶尽杀绝的兵家大忌。在展示了适度的拳头之后,以威慑力进行招降是最明智的。不怕你们这些降将不表态示好,何况申时行都已经倒戈。


【人算不如天算的结局】   

可是,费了半年的生死斗争,才稳固自己的权力地位,只有四个月的好时光。

万历11年4月8日,张四维父丧丁忧而去。

在张四维完全掌握政局的四个多月里,潘季驯为刑部尚书,起用了原任侍读于慎行仍充日讲官,把南京工部尚书王遴改为南京兵部尚书,升沈鲤为礼部右侍郎,改大理寺卿辛自修为兵部右侍郎,张家胤升为右都御史仍兼兵部左侍郎,右庶子侍读王家屏掌左春坊,沈一贯掌司经局,侍讲于慎行再升为会典篆修官,张位起用为尚宝司丞,李植升为巡按直隶御史,改户部尚书张学颜为兵部尚书。


评论(57)

热度(129)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