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史料,黑料?】《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2),顺便8王用汲

这段主要描述了张居正回京途中的各种嚣张。著名三十二抬大轿黑料起源。

前一段(1)

---------------

居正所坐步舆,则真定守钱普创以供奉者。前为重轩,后寝室,以便偃息。傍翼两庑,庑各一童子立。而左右侍为挥箑(shà 扇子)炷香。凡用卒三十二舁(yú)之。

【老张之前上疏说天气炎热,道路洪涝,想等到天气凉快点回来。万历催促他“朕日夜望卿至,如何却请宽限?”于是老张只好农历五月二十一日出发,六月十五日到京。惊人的速度。

南方那阵子的天气热炸,这么大的轿子周围还有屏障不透风,一路下来,中暑体质的白龟不要昏过去么23333。虽然王世贞心机补充了有人挥扇子,但他还说了炷香,烟熏香味经过扇子挥发弥散在轿厢里,好像更加熏热得头昏脑涨不忍直视,这是要做成香薰白龟献祥瑞吗? 道路洪涝轿子这么大也不好通行啊,古代路况有这么好?……忽然发现荆州市人大官网(他们还是很爱老张啊)上面有关于这个的证伪文章,说得很好,史料充实有理有据,指路 】


始所过州邑邮牙盘上食,水陆过百品,居正犹以为无下箸处。而真定守无锡人,独能为吴馔,居正甘之,曰:“吾行路至此仅得一饱餐。”此语闻。于是吴中之善为庖者召募殆尽,皆得善价以归。

【张元辅压力好大,本来吃得就少,天热了更不想吃,结果被人以为是嫌弃饭菜不够好。】


道经襄,王出候折节要居正宴。故事人臣虽贵极公侯,谒王执臣礼。居正不欲执臣礼,辞不入,王强而后可。于是直入至便殿,具宾主而出。王者之有北面,自襄王始。过南阳,唐王亦如之。

【拒绝和襄王吃饭(因为万历在催他赶路回去啊!宴会耽误时间)结果被认为是因为不想执臣子礼才不去,后来"王强而后可“,身为元辅,也有推不掉的应酬,笑CRY】


诸抚臣争相竞以异礼待居正,而独保定之孟重为甚,虽同事者亦羞称之。居正入,则孟重以兵部侍郎超佐京营大帅矣。


居正既过良乡,抵郊外,诏遣司礼中贵何进宴劳于真定寺,口谕:“先生以午入,即召见平台。以未入,则质明(质明:天刚亮的时候)见。”

【万历口谕全文比这段字数多一点一点(其实看了万历五年奏疏,我已经写不出万张文了,哭,倒是想写张万而且张是渣攻的那种解恨):“若午时分进城,便著张先生在朝房稍后,朕即召见于平台。若未时分进城,著张先生径到宅安歇,次日早,免朝召见。钦此。”】

而两宫亦各遣大珰李琦、李用宣谕。赐八宝金钉川扇、御膳、饼果、醪醴。百僚复班迎。

以次日质明入朝,上延之平台,慰劳恳笃,且询以途路所见、岁计(国家年度收支)物情,与北敌衰败之状。良久。

【抓经济还是老张的老本行,一回来就问他财政收支问题了】

乃予假十日,而后入阁,仍赐白金百两,彩币六有副,新钞三千贯,双羊上尊御膳。因引见两宫。


----------------------------

下一段就是言官和他的厮斗了(然而斗成这样,也没有任何人弹劾他32抬大轿这种严重僭越的事情,侧面说明确实没这事啊!)

下一段莲小天使王用汲即将上线。太岳好像还挺喜欢(?)王用汲,下一段里面其他人弹劾他,他都不理睬直接打板子,就王用汲弹劾他,他写了一篇非常长的《乞鉴别忠邪以定国是疏》,驳斥王用汲“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张四维跳出来解救了王用汲,太岳因为这个几天没给四维好脸色看。元辅大人死后张四维还写信继续安慰王用汲。。。

王用汲在江盈科的文集里还有一个完整的断案史料记录,有人想看么,想看的话我下次把张四维给王用汲的信,以及王用汲的断案史料一起八。

而且王用汲真实的号是“麟泉”,海瑞的号除了“刚峰”还有一个字“应麟”,这两个人……明受、刚峰,麟泉、应麟

评论(22)

热度(13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