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入画屏秋缈缈

太岳粉。欢迎日主页欢迎留评。杂食党无洁癖。置顶被屏,同人都在“太岳的同人”合集。叫我“缈缈”或“麓麓”随意。在word单机一个太岳原型的长篇古言,短篇暂时咕咕咕😂扩列请私信。
wb:太岳白圭潇湘外

【同人】申瑶泉和《大魔王传》(现代校园AU,CP混乱)

人物:王锡爵,申时行(瑶泉),张居正,王世贞,张四维,李时珍,万历,严东楼。CP混乱,再次预警。

    一 

  王锡爵一直以为瑶泉是女生。

  直到高三的苏州市作文竞赛决赛,太仓高中的他第一次见到了吴县中学的徐瑶泉。瘦弱安静,面色很白。原来男生也可以起瑶泉这种名字。

  王锡爵没有理睬他,他看出瑶泉家境应该很不好。富家公子的他自然修养在,不至于鄙视寒门子弟,但也仅此而已,不是一路人。

  要是肯多给瑶泉哪怕一瞥,他会发现瑶泉其实很美,个子和他一样高,小圆脸尖下巴,一双哪怕难过也是笑意盈盈的眼睛,窄而秀气的鼻子。只是有穷字当头,谁会留意外貌呢?

  不像他王锡爵,只是五官周正棱角分明,却带了家境和学霸的滤镜,是学校公认的帅哥。

  这次作文竞赛王锡爵全市第一,徐瑶泉第二。


    高考结束,媒体电话来了:“王锡爵同学吗?你是高考苏州大市文科第二,我们想采访你可以吗?”

    “请问文科第一是谁?”王锡爵冷漠而礼貌。

    “哦,第一叫徐瑶泉,吴县中学。”

   王锡爵挂断了电话。


    8月,燕山脚下的怀柔,被TOP 2高校法学院录取的王锡爵在军训。那些女同学说院里有个很帅的同学叫申瑶泉,而且很温柔,人缘特别好。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开学,他才发现申瑶泉就是他见过的徐瑶泉。他为什么改名?这个疑惑只在王锡爵心里一闪而过,申瑶泉还是徐瑶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注:1、本节对应会试申时行第二,王锡爵第一。殿试申时行第一,王锡爵第二。

    2、他们苏州文科第一第二为什么不去分更高的系,主观来说他们可能就喜欢法学,客观来说……苏州近几年的高考第一名成绩和这设定也不违和。逃走


    


    没几天,王世贞来找他。王世贞是他童年邻居,比他高两届。高中时,他爸被人才引进到北京,王世贞在北京考上了TOP 3的新闻系。

    王世贞吃着王锡爵请客的三丁包,滔滔不绝:“你认识你那个同乡申瑶泉吗?他可会混了,这才几天,你们学院的大四师兄张四维就带他到我们学校跟着开会,喜欢他得不得了。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忘了我是校报的记者团长吗?“

    王锡爵对他的八卦能力早就适应了,问:“谁是张四维?”

   王世贞说:“这你还不知道?张四维,他家特别特别有钱你造吗?山西人。”

    王锡爵插话:“山西人?他名字这么科幻,是娘子关电厂的刘慈欣帮他起的名吗?”


    严肃的人忽然说笑最为致命,王世贞忍俊不禁被包子噎着了,忙喝了口酸梅汤,刚缓过气来就眉飞色舞地说:“大刘现在这么有名,连你也看他的书了吗?我十年前就看他还有王晋康的科幻了……还是说张四维吧,他家除了有钱,还有文化,他亲舅叫ChunK Wong,很早就去了灯塔国,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他妈妈是凝聚态物理博导……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啥意思,我写报道也是记个名词瞎写的。他家是山西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听说他出生时他妈妈非要给他起名张量子,他爸爸觉得太难听好说歹说,他妈妈才同意给他起名张四维。不过我的名字也没好到哪去,世贞,人家都以为我是女的,贞洁烈女……”

    

    “贞洁烈女”四个字过于大声,邻桌两个女生以为有感情八卦,朝这边看过来。

   王世贞有了听众,更加来劲:“这张四维,家境这么好,哦,不,我家境也不比他差。他家境这么好,偏偏还长得帅,学习的天赋不如我,但他用功,高考是全山西第二。他妈妈想让他学物理,他就是从小喜欢文科,一心想读法学。还写了很多诗,起了个笔名凤磐,现在是学校诗社的社长,还懂点中医,这种人哪个女生不喜欢?”

    有个女生忍不住问:“那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王世贞摇头:“我们那个学校美女多,他和我们院花谈过一阵子,后来就分了不知怎么回事,追他的女生是很多,他都不理。你说他是不是洁身自好?”

    那个女生听出他不是本校的,扭头不理他了。

 

    王世贞有点落寞。

    王锡爵看他这样子,赶紧夸他:“你的小道消息真多,都是哪里来的?“

    王世贞一夸就回血了:“我爸不也是学术圈的嘛,京城学术圈就那么多大,那点事儿谁不知道。”压低声音,“对了,我告诉你啊,你们院有个教授我爸也认识,叫张居正,30出头,很凶,挂科特别厉害。每次考完都哀鸿遍野,外号大魔王。你要小心点,不要选他的课。”

    (注:对应张四维是山西乡试第二名,巨商家庭。擅长诗词,懂点中医,洁身自好这些人设见他的文集。舅舅Chunk Wong=王崇古。)


    

    申瑶泉果然八面玲珑,进了校学生会,很讨前辈的喜欢,连大魔王教授都很喜欢他。这大魔王平时冷面严苛,唯独对瑶泉例外。

     同学们有了各种捕风捉影的说法,有说大魔王少年得志却一直单身,也许是喜欢男生,瑶泉长得那么清秀嘿嘿嘿。有言之凿凿说目睹瑶泉和大魔王一起去鬼混。瑶泉不反驳,依然故我。

     王锡爵却不这么认为,他虽淡然人情世故,并不喜欢活络的瑶泉,却心无杂念。他听王世贞八卦过大魔王起于寒门,少颖绝诸生,14岁跳级考进本校法学院,一路遇到贵人提携,UCLA博士毕业后回母校任教,勇于任事,30岁就被破格评为教授。

    王锡爵认为,大魔王就是觉得瑶泉家境和自己很像,所以想提携瑶泉而已,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

    大家看到申瑶泉不生气,更加有鼻子有眼,甚至在大课间当着瑶泉的面八卦。瑶泉还是无动于衷。

    王锡爵却忍不住了,他正在看书,不想被打扰,霍得站起来高声对大家说:“同学们,大好的时光,你们不用来学习,却用来八卦别人,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他长得本有几分凶,又不苟言笑,大家被吓住了,一哄而散。

    在一路阳光的王锡爵看来,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仗义执言,记忆优先级还不如他正在看的这本书,而在成长经历极为特殊的申瑶泉看来,却是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人为他挺身而出。

    (注:大魔王在明代的经历其实比30正教授更拽但是放到现代也不敢写的太离谱。国内最年轻的法学正教授是29岁评的,设定大魔王30岁不过分。)

 

    四

   大一升大二暑假前,申瑶泉忽然约王锡爵一起买高铁票。王锡爵不怎么喜欢高铁,但苏州没有机场,只能到无锡的硕放机场回太仓,七十多公里,不如高铁到昆山南站离太仓只有二十公里。

   王锡爵说:“好的,我们就节约一点,不要买商务座,买一等座吧,反正就五小时,没必要浪费。”

   申瑶泉说:“我们还是买二等座吧。或者你买你的,我买我的,我们路上一起走。你知道的,我没有那么多钱。”

    他竟然说的那么坦然。王锡爵有点对他刮目相看,因为他想象中的贫困生,大多是遮遮掩掩不好意思谈自己的穷,捉襟见肘。王锡爵想:我明白大魔王为什么喜欢他了,他的性格真是好。


    高铁上,王锡爵不习惯二等座的拥挤,头晕想吐。瑶泉给他打水,晃动着杯子让热水变温,递给他喝下,又让他靠着自己肩膀,按他拇指根说这里有个穴位可以防晕车。王锡爵问瑶泉:“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体弱多病,却不头晕?”瑶泉笑笑说:“其实我从小吃了很多苦,早就习惯了。”

    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照着申瑶泉的睫毛闪闪亮。王锡爵晕晕乎乎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冒昧问一句,你为什么从徐瑶泉改名申瑶泉?”

    申瑶泉压低声音:“其实不该说,但跟你说也没关系,你不会去乱传的。我父母没有结婚就有了我,家里不同意,他们没有钱去医院生孩子,我妈生我时难产去世了,我爸伤心过度也跟着去了。所以我爷爷奶奶不要我,是舅舅家把我养大的,我跟着舅舅姓徐。但是我舅舅家条件也不好。去年我高考全市第一,爷爷奶奶才上门来认我,听说他们家庭条件不错。但我不愿意回去,也不要他们的钱,只是同意改回我爸的姓,就是申瑶泉了。”

     王锡爵想安慰他又觉得实在矫情,因为瑶泉很平静,并不难过。

    申瑶泉又说:“听他们说,我眼睛像我妈,鼻子和嘴像我爸。”

    王锡爵太头晕了,靠着申瑶泉睡着了。一路上,他睡得很沉,梦见了他从未见过的世界。

(注:对应申时行的身世传说和改姓。虽然我认为历史上的申时行并不是私生子~但是那个传说太有名了。)


    五

   大二要说有什么事,也就是校园BBS上忽然出现一篇《大魔王传》,说是从“天地人大”BBS转来的,里面写了大魔王教授带着学生瑶泉到处鬼混的经过。虽没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看得出是谁。帖子上了十大热门话题,但是下午就被管理员删了。

   王锡爵也看到了,他想,也许申瑶泉真是走上了邪路?


    申瑶泉还是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照样和大魔王走得很近,已经研一的张四维也经常来找申瑶泉。王世贞大四,忙着申请出国,百忙之中还不忘八卦事业,说张四维本来可以去灯塔国的,不知为什么选择了推研本校,大概是有他留恋的女生吧,只是不知道哪位女生这么倔强,连张四维这样的男生都看不上?


    一天申瑶泉忽然发给王锡爵一首词,说是自己写的。全文王锡爵早就忘了,他是直男,虽然作文竞赛得过奖,也是写的议论文,没什么仔细看诗词的心思,只记得有什么“意娇痴魂惊怯,怪佳期咫尺云遮。倩谁传我柔肠万结,念多情枉劳魂梦飞越。”王锡爵想,别是申瑶泉抄的吧,顺手复制搜索了一下,居然是原创。王锡爵想,哎呀,看来申瑶泉真的喜欢出去鬼混啊,太真情实感了。

     申瑶泉辛苦写了半天,没等到王锡爵的回复,有点失望,就又把全文转发给了师兄张四维。张四维是诗社社长,回复还用古文写了几句评价:“望白日兮不见,睹玄云兮思结。纫蕙长颦,握蘅水绝。零雨洒而沾裳,秋风拂而鸣咽。伊秋霖之可伤,羌无忧而不竟。”

     (注:1.王锡爵擅长议论文不喜欢诗词见【明】张燮《群玉楼集》“王太仓慷慨淋漓,凡入告之文,最为猛省,至他作未必能称。彼在机务久,不屑以雕龙文心著也。”

   2.申瑶泉的词来自他的散曲,全文污,。张四维的回复来自他的《秋霖赋》。

   3. 《大魔王传》当然就是王世贞的《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里面大爆申时行喜欢“狎邪游”,王锡爵规劝他的黑料。爆料见。 BBS这篇《大魔王传》帖子的内容期待明天 @prophet 太太爆料)

 

     

    大三第一周,申瑶泉忽然问王锡爵选了什么专业选修课,王锡爵说课没抢到,学分要不够了,只有大魔王的课大家不大敢选,还有几个名额。申瑶泉说:“那就选吧,他也没那么可怕,我和你一起选,我再让他给我们加上‘教师意愿’,这样我们肯定能选上。”

    每周上课前,申瑶泉帮王锡爵占座。申瑶泉从没缺过课,王锡爵倒缺过几节。下课路上两人讨论课堂内容,到了宿舍楼里面分开。他们一辈子讲过的其他话加起来,也没有这学期每周一节课回去路上讲的话多。

    考试当天,王锡爵又病了,考完知道不好。申瑶泉说:“我也考得不好,你陪我去教师公寓找张教授,我们说明情况,希望他不要挂我们吧。”王锡爵不屑这种事,但GPA兹事体大,还是陪着申瑶泉去了。

    路上遇到已经研二的张四维在排队买驴肉火烧,张四维问了什么事,对申瑶泉说:“大魔王可不好说话,我舅舅和他在美国时关系还行,要我帮你们去说吗?”申瑶泉说不用,拉着王锡爵匆匆走了。

    大魔王正在公寓一个人涮铜锅羊肉,看到申瑶泉竟然和煦地笑了笑,问什么事,要不要来一起吃,申瑶泉说了情由。大魔王沉下脸说:“我上课的内容讲得已经很细了,又提前划了重点给了题库,生病不是理由。”

   王锡爵听到最后一句是针对自己的,怒了,说:“你考试前一周才划范围,而且整本书都是重点,给的论述题库有500题,谁来得及复习!评分标准又不明确,太垃圾了!是不是都想让我们不及格!我们都准备保研或出国的,你害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大魔王冷笑:哼?

    申瑶泉打圆场:“张教授,是我们不对。东门外面新开了一家热干面店很好吃,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王锡爵和申瑶泉走了以后,大魔王翻开卷子,发现王锡爵确实答得不好,果断打了59.5分。申瑶泉的卷子却条理清晰论证详细。大魔王一想,知道了怎么回事,微微一笑据实给瑶泉打了高分,心想:我就要拆散你们。

(注:本小节对应夺情事件,王锡爵劝大魔王丁忧以后被打击,申时行却升职了。

    教师意愿那个:这所TOP2学校选课的规则是如果老师给加上‘教师意愿’,就100%能选上。)


    七

   大四,长期没存在感的万历院长忽然规定:所有学生每天早上5:30都要去操场打卡跑两圈。万院长说,自己周末从西苑地铁站徒步到天坛公园,20公里。这些娇气的学生跑两圈算什么?

    学生们背后吐槽:“院长啊,我们要像你一样不用忙申请出国,不要找工作,不要推研,不要考研,不要重修挂掉的课,天天宅在家里,我们也有精力从西苑走到天坛,还能再走回来。”

    申瑶泉已经是学生会主席,劝大家说万院长也是为了你们好,早点起来还能锻炼身体。大家不敢怼院长,就怼他是院长走狗。

    王锡爵因为挂科的事已经怀疑申瑶泉和大魔王了,加上《大魔王传》怀疑瑶泉鬼混,这下愤然给申瑶泉发了一段友尽的话,然后拉黑了他的QQ和微信。


    与此同时,还不知情的申瑶泉走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准备汇报大家的想法,争取一下能不能改到6:00。听到虚掩的门缝里飘出麻辣香锅的气味,还有大魔王的声音,瑶泉停住了。

    大魔王:“我不同意你这种拍脑袋的决定!学生们大四都这么忙了,你折腾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想锻炼自己会安排时间锻炼的,就算不想锻炼,那也是他们自己承担后果。为什么要强制他们?还有你这次点外卖怎么又忘点米饭了?”

    万院长慢悠悠地说:“你都知道是决定了,还抗议什么?张教授,我劝你一句,别把自己太当个人物,学术能力强又怎样,这学院,少了谁不转?来来,咱接着吃,最后一个包心牛肉丸让给你,不要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学生吵了。”

    申瑶泉掉头离去。


    第二天,听说大魔王交了辞职书。很多吃过他苦头的学生拍手称快。连张四维师兄都一边排队买卤煮火烧,一边发了个朋友圈庆祝。

    申瑶泉顾不上这个,忙着和王锡爵解释误会。

    半个月之后,申瑶泉无奈放弃了和好的徒劳努力,王锡爵太刚直不阿油盐不进了。

    本来王锡爵家里不同意他出国,怕一去不回,所以王锡爵重修了大魔王的课,准备保研本校。申时行也想着和王锡爵继续做同学很好,每年还有两万元奖学金不用考虑经济问题。现在申时行忽然不想见到他了,可是仓促之间能去哪儿呢?

(注:本小节对应万历徒步走到天坛。万张BE。申时行被文官攻击首鼠两端。)


【警告:接下来最后三小节都是架空的魔性剧情】


    八

    一天,张四维约申瑶泉一起吃刀削面、拔丝山药、过油肉、土豆饼,说他们山西人很会做面食和土豆,他也会几道拿手菜,申瑶泉毕业后可以去山西找他玩。

   张四维问:“瑶泉,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好,怎么了?我是学了一点中医的,你要调理身体可以找我。”

   看他不说话,张四维又问:“那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想找工作我家里有点人脉。”

   申瑶泉看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条,忽然有点倾诉欲,就把他和王锡爵失和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想换个环境。张四维说:“你学习这么好,不如出国吧,现在准备是有点晚了,但还来得及,有些学校可以申请全奖,经济压力不会太大。我认识一个人叫王世贞,说起来还是你苏州同乡,在加州的UCLA读书,他很热心话特别多,我让他加你,告诉你怎么准备。”

   

    过了一阵子,张四维又悄悄给舅舅Chunk Wong打电话,请他给UCLA的招生委员会发邮件推荐申瑶泉。


    

    一年多后。

    加州的UCLA。张四维来看申瑶泉和王世贞,张四维硕士毕业后在学校的国际合作部工作,经常来加州,莹然如玉的皮肤在加州的海滩晒成了古铜色。

    张四维给他们看手机里未婚妻的照片,未婚妻叫李时珍,很漂亮的女生,家里介绍的,门当户对,在协和医院规培,和他还有些医学共同语言。

   王世贞问他爱不爱未婚妻,张四维笑说:“没什么爱不爱的,工作了就要现实一点了,女的门当户对的,工作又好。很多时候,和我们共度一生的,不是我们最爱的人,也不是最爱我们的人,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和地点出现的人而已。”

    王世贞最讨厌甜腻之物,听了做呕吐状,说:“都9012年了,加州这边同性婚姻合法化都几年了,你怎么还这套文绉绉的,洁身自好太过头了吗?我现在都痛改前非,不八卦了,这次期末考了全A。”

    王世贞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啃了口牛肉卷,说:“对了,你们说那王锡爵好笑不好笑。他现在也做学生工作,几次和我说原来申瑶泉当时两头周全不容易啊。前几天,他又从当时查过发文IP的老师那里听到BBS那篇《大魔王传》是我写的,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写的真事,半夜把我吵醒了。我说我的妈呀,那是同人文,同人文啊,是瞎编的啊。他也真是直男,我笑他连这都不知道。结果他听了居然哭了挂了电话。”王世贞笑得又噎住了,赶紧喝了一大口蔓越莓汁,甜得他又想吐。

    申瑶泉和张四维一边拍他的背,一边跟着笑。

    王世贞和张四维走后,申瑶泉回到公寓,合租舍友正好去拉斯维加斯玩了。申瑶泉一个人默默坐了很久,恍若隔世。


    十

    直到铃声忽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申瑶泉接了电话。

    是大魔王。

    大魔王问申瑶泉怎么样了,他辞职以后就去了国内另一所高校,昨天刚听说申瑶泉原来到加州了,等到瑶泉这边时间是白天,他就打电话问问现在怎么样。

   申瑶泉又产生了忽如其来的倾诉欲,就把这一年多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了一个多小时。大魔王安静的听着。

   听完了,大魔王忽然说:“以前我们是师生,现在不是了,没有阻碍了。我们结婚吧。”

   申瑶泉一愣:“结婚?什么结婚?你在国内啊。”

   大魔王:“那我就再辞职,到加州找个教职。”


    三个月后,婚礼,王世贞看到自己一直写文磕的CP终于喜结良缘,喜不自胜,暂时放弃了不吃甜腻之物的喜好,美滋滋连吃了草莓酥饼、布朗尼蛋糕、椰香马卡龙、波士顿派,这时有人忽然拿着一个巨大的戚风蛋糕递给他,王世贞抬头一看,那人自我介绍说:“我叫严东楼,是大魔王的发小,很高兴认识你。”王世贞温顺地接过蛋糕,忽然感觉到二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心灵悸动,这种快乐甚至超越了八卦和写文给他的乐趣(并没有)!孔武有力的严东楼朝王世贞邪魅一笑,说:“故事才刚刚开始……”

(完)

--------------------------------------------


里面所有人都在吃吃吃,因为我是吃货!

 

评论(41)

热度(387)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